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季平安(中篇)


□ 向春

  春天

  一场芝麻小雨过后,满财老汉家的麦田下了种。有苗不愁长,满财老汉整天脸上挂着笑,等苗哩。每年种麦,每年等苗,满财老汉每年就是个笑。早晨,太阳照在马脊梁房上,他圪蹴在门槛前,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酸粥,上面撂着两疙瘩红腌菜。就这一碗饭,他吃了七十多年,咋还没吃够。他先把筷子担在海碗上,双手把碗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气。又把双臂伸直,隔着三尺远看这碗饭。太阳照在一碗酸粥上,给每一粒米撒上了金光。他笑眯眯地动筷子,吃得很快,因为很香,他嘬着嘴吸得碗沿子嗖嗖地响。这是满财老汉吃饭的一个原则,吃饭就要吃出动静来,要咂巴舌头吧唧嘴,里边像是唱着一台戏,这才对得起粮食。仿佛一个人的出息在吃饭的动静上。

  满财老汉共有两儿两女。大儿子满仓,一直在村里种地,娶的是本村水莲的闺女。大儿子的两个儿子名字叫满心、满意,满心上了大学,满意到城里盖房供满心上学。说好,供出哥哥来,哥哥给弟弟娶媳妇。结果满心毕业了没有找到正式工作,哥俩一起在城里打工,挣的钱租了房吃了饭,落不下几个。于是满仓和媳妇带着丈母娘也进了城。让满财老汉不明白的是,丈母娘年轻时候叫水莲,一把年纪了到城里凑个甚热闹,说不定就是专门躲他的,哼。他们开了个小旅馆,全家五口白天在店里吃,晚上在店里住,这才攒下了一些钱。二儿子满柜是公家人,戴着大盖帽,穿着不花钱的衣服,在菜市场当治安员,工作不起眼,可散钱多,日子还算好过。媳妇是城里人,钱捏得紧,可裤子却松,一把年纪的跟上鬼了和她单位的领导瞎混,让满柜知道了,一拍两散。可怜满柜打了单,一直踅摸媳妇着哩。两个闺女叫满白、满红。满红嫁到了邻村,人本来就没本事,还不歇气地生了三个丫头,公婆不待见。满白嫁在营盘湾的矿上,男人脑袋别进裤腰里黑咕隆咚地下窑,女人在上面傻老婆等汉子。闺女心疼娘老子,隔三差五捎回钱来,可满财老汉死活不肯花这个钱,那不是花命嘞?说到底儿女各自成家,只是过大年才团聚,满财老汉心里宽展着呢。他只是和大儿子一家瓜葛多一些,因为他的地和大儿子一家三口的地在一起,他们进城后,这些地满财老汉一个人种着。本来儿子让他把地租出去,租金是收不下几个,别荒着。可满财老汉说,自家的地让别人种,人哄地皮,地哄肚皮,脚板子上吊哄鬼嘞?满财老汉有个心思,让大儿子一家返乡种地。说到底城里不是自己家,城里的下岗工人还没饭吃,有的都跑到乡下来了。好多有钱人也跑到乡下来置地建房,说明农村的地要值钱了。有地的人不在自己地上活,在城里没名姓地挣那几个讨吃钱,活得还像个人么。茶没味不如水,人没样不如鬼。哼,他们早晚得乖乖回来给我种地。

  满财老汉喝完了一碗酸粥,伸出舌头舔碗底。往日满财老汉舔碗底总是发出叭叭叭的声响,像驴舌头打在马槽上。可是今天没有这水淋淋的声音,他的舌头又木又硬,像一条甩不开的鞭子。咋了,这是咋了?满财老汉对自己很不满意地站起来,竟打了个趔趄。马老一天,人老一年,满财老汉真的老了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Tags:平安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