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艾涧


□ 李林芳

  落草者说

孤村到晓犹灯火,落草在

艾涧的人,放置在内心的烛花开了

拽出一小段山路,通向聚义厅,神龛

女巫的囚室,又从那里返回

一粒花种里囚禁着一个女巫

春天的手心里握着她妖娆的暗钥

和所有的植物都结拜姐妹:荆棘,茅草,马尾松,紫

铜铃……

撒豆成兵的阵法,五颜六色的兵器

秘密操持,群山里娇弱的喘息此起彼伏

敬重每一块石头,和石头里端坐的魂灵

把游走和安居的动物都认作兄弟

我有野心,我要炊烟跟着缓慢的时光

罩住洞穴,森林。我要用这人间烟火,月光,松涛酿

虫豸收起猫步,我要从女巫

修炼成一个沉稳的夫人

在预设的夜晚,修书一封

给黑夜那边通明的灯火里夜读书的人

  我在艾涧

门前有我的一亩二分园子,篱笆墙外

是我的山水,九个仙人驻守那里

山上盛产草药,医治人间疾苦

天上还有我的几房亲戚

不时就落雨,就有亲戚串进柴门

聊家常,也说心事。呵,我多么絮叨

一个艾涧的农妇,夫婿是深山樵夫

抑或荷锄的农人,躬耕乡里的士绅

也曾是狂放不羁的书生。现在他老成,持重

胸中藏经纬,腔子里响雷霆,眼神饱含悲悯

他和岩石一样沉默。胡髭高扬

是没入山林的大儒

整个夏天,我醉心稼樯

藤蔓疯狂,长出叶片,花朵,籽粒

我有粗糙的皮肤,健康的筋脉

指甲因为忙碌日渐短秃

当我触摸到远山上新鲜的地衣,菌菇

他专注于描摹风云,岩石,枝干

用笔墨给它们一一从新排序

任凭我的烟火滋养着他的帛,他的绢,他的生宣熟

他的狂草、魏碑和书卷

  峰峦穿上雨水的蓑衣

当夏天发酵到极致

小瀑布披上岩壁

峰峦穿上雨水的蓑衣

马尾松,野刺槐,山棘子这些小将

都穿上甲胄,披挂整齐

九千九百条雨线敲响了锣鼓,九千九百朵小野花

吹响了冲锋陷阵的号角

没有什么是对的,还有什么是错的

艾涧激情澎湃

河流,蝉鸣,树梢都疯狂呐喊

我起身,把夜空中偶然一露的繁星

看做沙场点兵

我的爱掀起滔天巨浪

就要漫上南山

他还在南山,入定成一块伫立的巨石

斗笠是唯一的法器

他不是法海,不是许仙,在五千年的轮回中

我的爱总是这样风起云涌

潮起潮落

  倾听

我保持倾听的姿势,在艾涧

端坐,站立,抑或贴近小草纤细的根茎

倾听万物的絮语

隔着一小节风声,喇叭花攀上篱笆

传达上苍的旨意

风过艾涧,雨打窗纸

露水在梦境里出神,神灵

穿上了巡视的鞋子。山药,茗荷,马铃薯

在夜晚的厚被子里分娩

头顶的星辰,渐渐庞大的家族

都拢在母亲怀里

……我这个愚钝的人,不再恍惚

嚣声临近失聪的右耳

越来越浓烈

越来越平和,清澈,像被封存在艾涧

发酵的粕,住在体内的神

打开了秘道,闭关静修的高人

已达澄明之境

世间安顿下来,而女巫居身的坛子

我还未来得及启封

  提炼铺

我已经清空了自己,前尘和旧事相抵

时空的算珠已经归零

全心全意,操持艾涧这间提炼铺

从阳光里提炼金子,从一场场雨水里

提炼珠玉,从花盘里提炼妖冶

从根茎里提炼无畏,喂养渐渐散失的锐气

从一幕幕场景里提炼回忆和构想

从一沓沓夜晚里提炼煤

艾涧给予的这么多,我还需要无穷无尽的蓝和旷

需要山峦,雾霭,从日子里

提炼出一缕烟尘

一点点酒精,缭绕在唇齿间的诗意

一盏灯火

烤着我正在提炼的一毫克爱情

十万山川都止不住颤动

  责任编辑/夏海涛

分享:
 
更多关于“我在艾涧”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