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爱歌(组诗)


□ 纯 子

  当我想到黑

我就想到颜料的黑,污泥的黑

乌云的黑,墨汁的黑

头发的黑,还有眼睛的黑

一个诗人的黑眼睛,一直在

 寻找光明

而所谓的生活,也不过白纸

 上涂黑字

我还想到了黑色的土地上

有位黑黑的嫂子。长得黝黑

 的祖父

在黑夜中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而母亲,脸上有一颗黑痣的

 母亲

一生都在命运的深处,起早

 贪黑

我还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

想到黑幕,黑哨,黑交易,黑

 社会

想到黑白不分,黑白颠倒

想到了近墨者黑

想到黑,我最会想到人心的黑

煤窑里的黑,暗箱操作的黑

高价药品的黑,拖欠工资的黑

缺斤少两、以次充好的黑

问题奶粉的黑,挪用赈灾物

 资的黑

我想到这样的黑

深入一个人的五脏六腑

用多少美好的词语,也修饰

 不了

  我只关心这些

请不要对我说,一个词语曾

 经犯有

贬义的前科,有过短暂的劣迹,

而我只关心他现在,是否浪

 子回头

是否已经回归褒义,良心从善?

也不要对我说,一朵桃花在

 开放之前

有过非议,也经历过太多的

流言蜚语,我只关心她现在

 的眼神,

是否已经明媚、一尘不染?

更不要对我说,一串稻穗在

 成熟之前

有过和稗草斗争的历史,并

 一而再

再而三,用剧毒的农药擦洗

 青春,

我只关心她现在的身子,是

 否健康、清白?

我是个古怪的人,我喜欢锯开

视线里的枝枝丫、r,和劈开

 眼神里的

繁文缛节,我不想一片颓废

 的黄叶

而抹杀整座森林的葱郁

更不想一个肮脏的漂浮物而

 否定

整条河流的清澈

  卑微的牵挂

我在牵挂着,几十里之外的

 故乡

母亲是否还在咳嗽,父亲的

 关节

是否还在疼痛?我牵挂着村头

的桃树,带着经年累月的

旧伤,还有世俗的偏见

是否还在鼓着勇气,开花?

我在牵挂着,同年相仿的朋友

遭遇爱情抛弃,是否还有

生活下去的勇气?而异乡那个

瘦弱的少年,至今居无定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