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妈的纺车


□ 覃春会

  回想童年旧事,阿妈的纺车便时常浮现在我眼前,是它伴我度过艰难的少儿时代,教我朴实做人。
  记忆中,故乡留给我的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阿妈的那辆纺车。那是一辆手摇式木纺车,从我懂事时起阿妈的纺车便“咝咝”地在我耳边摇响,像一支摇篮曲。听阿妈讲,纺车是她出嫁时从娘家带过来的。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生活用品还相当缺乏,买布缝衣仅凭生产队发的那几尺布票。我家弟妹多,家里生活费年年超支,因而手里有布票也难买几尺布。过年缝一条新裤子,兄弟仨轮着穿。没钱买布,阿妈后来就设法攒布票到公社合作社换回廉价棉花,自己动手,纺纱织布。因阿爸被派往外地搞水利,阿妈便成了家里的唯一劳动力。阿妈白天要在生产队里挣工分,纺纱织布的事只能早晚做。做一套衣裳要纺好几十个棉纱锭;织成一匹布,需经过纺、织、染、锤四道工序。这些事,都是阿妈一个人操作完成。纺纱时,伴随着纺车轮子有规律地来回转动,雪白柔细的棉纱在阿妈的手里,像变戏法似的,一根根均匀地抽出。我是一个男娃仔,帮不上阿妈的忙,只好呆坐在一旁痴迷地望着阿妈纺纱,有时看累了,便倚靠在阿妈背上睡着了。量身裁衣时,阿妈总是把衣裤做得宽大些,生怕我一下子长大。
  记得上高小时,有一年我作为学校的文艺宣传队队员,参加县里举办的文艺汇演。头一回上县城,阿妈为了让我出门不丢脸,特意为我赶织一件新衣。晚上吃完夜饭,阿妈便坐在纺车旁,撩亮煤油灯火,“咝咝”地纺起纱来。阿妈起早贪黑地纺纱织布,没睡过一个好觉,待到我换上新衣裳时,她那疲惫的脸上才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看到阿妈因熬夜而变得红肿的双眼,我感到很难过。我暗暗地发誓,长大后,一定买一件最漂亮的衣裳给阿妈穿。
  农村实行分田到户的生产责任制之后,农民逐渐走上富裕道路。由于阿爸、妈勤俭持家,我家的日子也像芝麻开花节节高。随着现代纺织品的日渐丰富,阿妈的纺车也因此而闲置。如今,阿妈的纺车成了我家唯一的一件“古董”被珍藏起来。回想童年旧事,阿妈的纺车便时常浮现在我眼前,是它伴我度过艰难的少儿时代,教我朴实做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