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苹果心


□ 江 北

咣咣的砸门声,让在梦境中已经变成鱼的雅娟,倏地醒了。僵直了一秒,就彻底醒了。腾地一下子坐起来,头和心同时一晃悠,差点又一次栽到被子上。她赶紧把手放在胸口,死劲地按了按,仿佛这个动作能像强心剂一般让她心跳如鼓的心平稳下来。可事实证明,心还是一点点地被揪到了喉咙口,她的按既没让自己平稳,也没有让砸门声缓解,反而更歇斯底里了。那么,已经不容她有半点迟疑了。于是,起身,下床,冲到厅里。此时,墙上的表显示是晚上九点。

砸门的人是楼下邻居。砸门的理由是她家漏水了。雅娟在门里解释说没漏水,说晚上她连碗都没刷,根本没用水。

门外的男人显然不信,用更气急败坏的叫嚷来否定她,声音里带着气急败坏的哨音。

雅娟对这个邻居毫无办法。自从搬来,这个剧目已经上演多次了。最开始,她极客气,而且还很配合,后来她就发现这个男人的别有用心。心里是又恼怒又厌恶,所以不管是在楼道碰见还是面对面的交锋,她都用不理不睬表明自己的态度。结果呢!没什么作用,这个男人依然如故。

在这个问题上,她一开始就错了。如果她像泼妇似的破口大骂就好了。但是,她骂不出口,第一她是知识分子,第二是真的骂起来,恐怕女儿受到惊吓。女儿虽说十六了,但是也是个孩子,剑拔弩张只会让她惊恐,所以,选择忍耐也是迫不得已。

这时,野蛮的砸门声已经把女儿从房间惊了出来。站在客厅苍白的灯光里,看上去仿佛在瑟瑟发抖。她假装若无其事地对女儿说没事,一边走到门前,怒火中烧地打开门。男人挤了进来,脸上挂着得意,嘴里嘟嘟囔囔地喷着酒气。喝酒了,这个信息让她立马警觉,她立即站在房间的中央,回身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手指搭在1的位置上,神情肃穆,目光寒冷,脸上呈现着凶猛和孤注一掷的决绝。

自从离婚,她身上就有了一种悲情的特质,在忍让里总有让人心酸的激烈。一种要么安静地活着,一种要么奋不顾身地死。这两种东西在她身上交织,就使她看上去又弱又强。正因为这样,雅娟的心里经常有穷途末路的奋不顾身。

此时,她就是这样。

男人鬼头鬼脑地看了一圈,说了几句抱怨话,瞧着她不应声,两眼闪着寒光的样子,就磨磨蹭蹭地出门走了。

雅娟心如明镜地知道,这个猥琐的男人不敢怎样,也就是满足一下欺负她孤儿寡母的阴暗心理。如果家里有个男人,即使真的漏水,那个男人也不会这么嚣张,这么肆无忌惮。

这就是现实,愤愤不平,但无计可施。能忍则忍,是她离婚后最大的进步。凡事都有例外,她在对外任何事情上都会忍,但是在女儿身上,她的忍耐力极有限,甚至没有。

此时,她关上门,站在门边呼了口气。然后,走进女儿的房间,问作业写完没有,女儿点了点头。又问英语背了没有,这次,女儿不点头也不摇头,一副全然没听见的样子。雅娟就气急地又问了一句,女儿不满意地拉着长声回答,背——了。又小声加了一句:“真闹心。”雅娟气更急了说:“一问你学习,你就闹心,你说你什么不闹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