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独女星的怪癖人生


□ 魏道培


孤独女星的怪癖人生图片1
初次领教烈女

初识蓓蒂·戴维丝时,我在好莱坞还是一个年轻的经纪人,在位于日落大街的全国广播公司工作室负责处理客户的录音节目。我的客户常常是:罗萨琳·罗素、道格拉斯·范朋克、加利·格兰特等等明星,在午休时他们会到这里来畅谈。其中,乔埃·麦克里亚从未想要虚构任何东西,因此他和我都会去大街对面的“愿望制造者冰淇淋屋”吃饭。
有一天,当我们在此享用金枪鱼三明治和巧克力麦芽奶糖时,蓓蒂·戴维丝走了进来。她与乔埃像老情人般拥抱。乔埃向她介绍了我。我实际上什么也没有说,就已被她深深折服了。因为在《人性枷锁》、《石化森林》、《红衫泪痕》和《黑暗的胜利》中,蓓蒂的电影为我的生活提供了直到现在都难以忘怀的记忆。有趣的是,我与其它好莱坞女影星如葛丽泰·嘉宝、琼·克劳馥和克劳黛·考尔白等人的首次会面,不会留下深刻印象,但与戴维丝邂逅,却让我激动的无话可说。
对我来说,蓓蒂是颗璀璨的巨星。对好莱坞其他人而言,她似乎是一名外人,因为她很少参加别人邀请的宴会。为什么她是一个外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因为她与周围格格不入,别人与她在一起有不“安全”的感受。戴维丝会随时爆发烈性,不管有没有主人在场,她都会不顾一切,破坏别人精心营造的良好氛围,并引发性情大爆炸。
从一开始,我就意识到让蓓蒂为我工作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她是一名极具才能的女演员,但她喜怒无常的性情却让人生畏。她为G.E.影剧院贡献的第一部作品《恶意来袭》,也是她第一次出演电影。为保证进展顺利,我启用了已合作多次且非常有才能的导演赫歇尔。我认为他与戴维丝会友好相处。在开机前几周,我安排他们和他们的配偶在极富友好氛围的地方共进晚餐,即位于圣力加林荫大道上的“待命室”。通常情况下,我可能选择一家像罗曼诺夫饭店这样的地方,但当蓓蒂这位极富魅力的演员到场时,你必须仔细考虑带她到什么地方去。不幸的是,情况经常超出戴维丝的控制范围。你若不想被人从饭店里赶出来,最好是选择“待命室”而不是饭店。
晚餐一直进行得很顺利,直到几杯酒下肚,赫歇尔为了强调他的所说,差点将右食指指到蓓蒂的脸上。更糟糕的是,赫歇尔的那根手指前部分曾被剪断。戴维丝哪能容忍这种“侮辱”,她的情绪一下爆发出来,朝着这位导演吼叫起来:“不要太胆大妄为,把你的手指放在我的脸上!”
喧闹的餐厅嘎然安静下来。每个人屏着呼吸,听着蓓蒂吼叫,甚至钢琴家也停止了演奏。蓓蒂的丈夫加里·梅尔愤怒的站起身,甚至顾不上说声“晚安”,就愤然离去。他摇着头嘀咕道:“我已受够了!”
赫歇尔拼命地道歉,但毫无用处。他不得不站起来与妻子仓皇逃离,蓓蒂竟追到大门口大喊:“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孤独女星的怪癖人生图片2
从灾难到灾难

最后,剩下蓓蒂和我,她的嗓门顿时小了下来:“是我把这个整洁的地方弄脏了,对么?”隐秘的微笑出现在她的脸上,“现在让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我们去了日落大道马金堡俱乐部。我们没有预订位子,马金堡已满座,还有一长排人在红绳后排队等待。蓓蒂没有加入排队,而是径直走向老板:“我们想要一张两人空桌。”
“十分抱歉。戴维丝小姐,没有空桌了。你愿意去吧台排队等候吗?”
“哼!”她傲慢地说:“再找一个!”
片刻后,我们被引入大厅。正好在舞台旁每人都能看见的地方,他们摆放了一张很小的桌子。蓓蒂坐下时,她瞅到伊瑟·威廉斯和她的丈夫本·格吉也在门口等候位子。“伊瑟!本!”她喊道,“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有位子!”就这样,他们走出了长队,来到我们桌前坐下。我们跳舞,喝酒,直到俱乐部关门。
蓓蒂为我拍的第二部电影也是在灾难中开始。我发现《瞬间会》是个相当不错的题材,这是我特别为蓓蒂量身定做的,那是一部仅1小时的短电影,由德国电影制作人约翰执导,约翰在1944年重拍了经典影片《房客》。
蓓蒂说她很喜欢,并且排练进展顺利。我知道它将是部好电影。但因涉及蓓蒂,所以当你认为一切事情正很好地进行时,灾难就会降临。清晨5点,我的电话响了。“比尔,我是蓓蒂。你必须另找其他人。我不能拍了。”
我连忙说:“蓓蒂,你必须在一小时内到达制片厂化装。你必须来。”
“嗯,我不会去。我感觉不好,我生病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