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子,点支烟吧


□ 匡民

□ 匡 民

因为一生爱好文学并投身其中,才会知道中国有个早逝的诗人叫海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次专程去安徽安庆,主要目的就是去看看海子。诗人海子并不认识我,我也不曾写过几句好诗,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虽然我们身处阴阳两界,但毫不妨碍大家骨头缝中那股无名之风的相互流淌贯通。高攀了,海子兄弟。

又是深秋,又是傍晚。陪同我的安庆当地几位文友,驱车直奔那个叫查湾的村庄。村庄很小,也极普通,甚至落后得近乎破败。这就是诗人海子童年、少年生活的地方,也是他大步走出去的地方。这就是他背对的故乡。

我们比较顺利地找到了“海子故居”,一间小小的农舍,低矮的额头上悬着那四个浅蓝色的汉字。“故居”的门紧锁着。当我们将要离去时,一个个头矮小的老太太回来开门了,这是查妈妈,紧跟着瘦瘦高高的查老伯也可能是闻讯回家了,他的肩上还扛着锄头。“海子故居”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有关名人的景点,这里依旧还是海子的家,老家,所谓故居一直住着他的双亲大人。

二位老人在守望着亲生儿子的故——居。

二位老人就在“海子故居”里生——活着。

二位老人还是“海子故居”的义务工——作人员。

海子孩子,你不该……可正是一个人不该却又有所不该,所以从某个纯粹的断面来看才让海子成为如今尚能让人记住的海子。

我在“海子故居”里买了一本《海子的诗》,又急匆匆和海子的双亲大人合了张影,然后急匆匆离开了这里。只有内心知道此时有一种逃离的冲动。

二老的头上双双跳跃着一团雪白的火。

天快黑了,我们还是去海子的墓地看看吧。

由曾经去过的安庆当地文学界朋友带路,我们在一片灌木丛中转悠,最后那位海子生前的诗友沮丧地告诉我们,走的路错了。前往海子墓地的路让我们迷失了方向。再回到生育海子的村庄,问路边的村民海子的墓地怎么走,对方一脸的茫然,我灵机一动赶紧问是查海生的墓在什么地方,对方仍然是茫然地摇头。海子离世已有不少个年头了。恰好查老伯不知何事路过这里,他便做了我们的向导。

海子埋葬在查家的祖坟地里。海子的墓是个土丘,看上去比四周的坟丘要大一些,最大的不同是坟顶上生长着茂盛的茅草,一根根茅草挤挤挨挨地笔立着,一阵尖锐的秋风吹来,便有尖锐的沙沙声响。那是海子直立起来的头发?头发里都挤出诗语?

查老伯的一头白发在这傍晚的秋风中飘飞,老人谈起自家的儿子,平静的语气就像说起邻家的儿子,这却让我们肃然起敬。走则走了,活着的还得走下去,悲伤会在时光里被漂白,儿子一生虽然短暂,但足以让老子自豪,让这个叫查湾的村庄豪迈。让诗人们骄傲,也曾一度让中国文坛震撼!老人说,这个地方(指海子的墓地)是个丘岗,比较高,他每天早上或傍晚都能从家里看到这儿(可能具体是说看到儿子)。老人又说,他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死前能亲手把“海子纪念馆”筹建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海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