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悼念张琳老师


□ 邓 刚

从云南采风回来,刚下飞机就接到晓峰电话,说张琳老师去逝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几乎是目瞪口呆,因为去云南之前,张琳老师还和我通过电话,他在电话里有些激动地告诉我,他用两至三倍的大剂量“传统药方”来医治,终于出现了奇迹,经过X光检查,肺部癌瘤几乎杀光,只剩下一点点了。听到我惊讶地“啊”了一声,他加重语气说,你这个人太固执了,不相信传统医学,我就是要用事实来证明……因为在这之前,我曾对他大量用“偏方”药剂,以毒攻毒的医治理念提出不同意见,我说癌症是后工业时代的高发病,最好是以现代医学为准,不要乱相信那些所谓能治百病的巫医。他说现代医学也要信,传统医学也要信,两个方面来治不是更好吗?我说不出话来,张琳老师这种难以置信的单纯和简单,往往令我不知所措。
写到这里,张琳老师的声音似乎还在我的耳边回响,可他的生命却过早地结束了。我恨死那些打着中医旗号的巫医了,我的另一位老朋友,就是听信这些家伙的蛊惑,在癌症初发时,就大吃毒蛇或什么有毒的草药,结果是很快地被“治”死了。
按中国人的习惯,人死后都多说吉利话,也就是多说他的优点,这连国家也不能免俗,所有的“讣告”上都是一片功劳和业绩。然而,写张琳老师,我却心情复杂,坦率地说,由于性格和个性的原因,他的人际关系不是太理想,换句话说,他也被大多数人所误解。由于我与他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所以,渐渐对他有一些客观地了解和理解,也就产生了一些感情,所以我今天写这篇悼念他的文章时,有着发自内心的忧伤。
我认识张琳老师的时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是全国都在高喊“实践检验真理”,是政治开始走向开明的春光明媚的日子。被错打成“右派”的张琳重新获得政治生命,很有些精神抖擞地回到文联。他那时才五十来岁,精力旺盛,创作欲望强烈,而且相当勤奋。虽然担任《海燕》主编的重任,却又大写小说和报告文学,在省内外很有些反响。那时有很多“笔会”,我和张琳老师就经常在笔会上相遇,并同住一室。我发现他有许多“健康”的优点,例如他睡眠好,躺倒就睡,不怕灯光,不怕声音,与他同室,真是幸福。他对吃的从不挑三捡四,吃什么都香。而且他从不怀疑,也从不分析别人说话会有什么含意,也决不惶惑,对神秘的唯心主义,对复杂的宗教现象,他笑得和婴儿一样响亮,绝对不信。当时我是个“初露头角”的工人作者,所以见到张琳老师,敬仰得要命。我想,经过如此大起大落的人,肯定是思想深厚,经验丰富,对人生有着极透彻的悟性。然而,与他相处了不多日子,我就惊讶地发现这个饱受如此苦难的人,竟然会单纯得可爱,有时却又简单得可恨。也许多年政治压迫和改造,使张琳在生活上有着“独立性”,比如说吃饭,因为是集体用餐,大家都是等一张桌前坐满了人才敢动筷。他却我行我素,从不看别人脸色,拿起就吃,吃饱就走,有时一桌人刚坐齐,他呼地站起身来,说吃饱了,扬长而去。我对他此行为不满,他说这有什么,饿了就吃么,早吃晚吃我只是吃一个人份,这有啥不对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Tags:张琳 张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