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与伤痛


□ 龚施霖

  一
  
  我知道奶奶不喜欢我。她想要有个孙子抱着给他们杨家传宗接代。她甚至巴望着哪一天我失踪了,好让我父母再生个儿子。她天天诅咒计划生育,为什么只准生一个,超生还要罚什么款,多子多福都不懂,想让我杨家断香火么?
  她折磨我,把最脏最重的活丢给我。奶奶和爷爷大概已经忘记了劳作为何物。他们整天整天地窝在家里看电视,只等太阳西斜,然后出来查看我在地里完成了多少。好几亩地我必须独自一人全部干完,否则别想吃晚饭。无论我表现如何,他们总是不满意,总嫌我的手脚太慢。然而晚饭是我做的,我故意把饭做得很难吃,然后看着他们皱着眉头痛苦生气的样子。这样我就会很开心。这个时候我就在心里长久地大笑。
  我想奶奶是把我当作了丫鬟,她要我每天半夜给她倒屎盆。奶奶有病,而且不是一般的病,是癌。我不知道自己那时是怎么能够和她住在一起的。反正后来我都以为自己可以百毒不侵了。她有病,所以几乎每天都要半夜“大革命”。这个时候屋里就会臭气冲天。我只能爬起来,否则就只好呆在屋里忍受那股阵阵飘散的酸臭味。这种近乎失眠的状态让我白天没有心情读书,何况老师也不喜欢我,既不送钱又拖拉学费。
  直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过去的那一切。甚至,她还不想让我上学,免得没时间给她洗衣做饭。我不做作业正好遂了她的心愿,她巴不得我像个陀螺一样只替她干活。噩梦里,她瞪着眼睛凶狠地看着我,身体幻化成凶神恶煞的老虎。
  奶奶永远是凶狠地对着我,兄弟姐妹们也附和着她嘲笑我。我营养不良但是高高瘦瘦,他们便给我起了个外号叫“羊腿”,看我去挑羊草了就把筐里的草踢翻,接着对我说羊腿你怎么不吃羊草啊吃啊……然后他们就嘻嘻哈哈地跑开了。我追打着跑过去,他们就转过头来说你们看羊腿跑得好快啊不愧是羊腿估计是羊草吃多了吧哈哈!
  我想我早就该忍无可忍了如果我还有骨气的话。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崩溃。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上帝,那他一定是势利的家伙,披着一件温柔外衣的恶魔。
  
  二
  
  唯一会让我觉得有点公平的地方恐怕只有在外婆家了,尽管她表面罗里罗嗦从来不说好话。但她不会用她那肥胖的身躯把我拎起来替她干活。她偏心于她的大儿子和那略显沉默的表姐,但是决不会逼她的孙辈们也去干活。即使她想,舅舅也会站起来大声阻止。这个时候,外婆便放弃了。
  不知道外婆家的亲戚是否真的对我很好。有时候好好地和表姐妹们一个阵营,突然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弄得我茫然无措,那种孤独的感觉又熟悉地涌来。这时表姐会站出来替我说话。只是一件事后她就很少再帮我了甚至有点厌恶。无论怎样,每次当他们聚在外婆家的时候总会叫上我。可是我已学会拒绝。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我感到抑郁甚至些许害怕。搞不清那是否就是温情,我害怕一旦触及就再也难以适应暴虐的奶奶和她周围的一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