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不肯犯错误的男人


□ 傅爱毛


1、刘科

近段时间以来,刘科一直在想方设法使王同良犯一个错误。一个不大不小的、男人们通常都习惯犯的错误。具体地说,是一个跟女人有关的错误。比如,在外头包二奶,到洗头城或别的可疑的地方去嫖娼,当然,最好是跟单位里的某一个身份敏感的女人发生什么嗳昧不明的关系。王同良一日不犯错误,刘科的心便一日不得安宁。觉也睡不着,饭也吃不香,跟患了抑郁症似的。刘科之所以这样挖空心思地想让王同良犯错误自然是有缘故的。
说起来话长,那一天,刘科正在值班室里跟李小楠发生“亲密接触”的时候,被王同良迎面撞上了。按说这样的事情现在已经司空见惯,大家也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周瑜打黄盖,有人愿打,有人愿挨。谁愿意跟谁睡觉,就让他们睡去,关别人什么事呢?撞见了也就撞见了,虽然当时场面比较尴尬,但谁都没吱声,各自相安无事地走开了。问题是,李小楠是他们顶头上司虎占山的老婆。这就不好说了不是?
看到这里你可能已经看出一些眉目来了,顺便需要简单介绍一下的是:刘科、王同良,还有李小楠他们都是一个单位的人,具体地说都是N市煤炭局里的职工。煤炭局局长姓虎,叫虎占山。李小楠是虎局长的老婆。现在发生的事情是:煤炭局的职工刘科睡了他们局长虎占山的老婆,被另一名职工王同良发现了。这样一来,刘科哪里还睡得着觉,吃得下饭呢?
刘科在局里是一个科室长。努力很久了,一直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能不能进步,就看虎局长肯不肯替他美言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让虎局长知道他睡了自家老婆,刘科不要说进步,怕是连饭碗也保不住了。弄得不好,连挨黑枪的可能性都有。
事情发生以后,刘科已经采取了许多补救措施:请王同良吃饭,买高档香烟给他,还投其所好地送了他一副外国进口的渔具(王同良唯一的业余爱好便是钓鱼)。王同良虽然拍着胸脯向他作了保证:宁可让事情烂在自己的肚子里,也绝不向任何人泄漏一个字。但刘科就是不放心。嘴巴长在他王同良的脸上,你不让他说他就不说了?你总不能拿针把他的嘴巴缝上。
这事对刘科来说简直如同—颗定时炸弹。他总担心,这颗炸弹会出其不意地突然引爆,把他的前程炸个灰飞烟灭,把他的生活炸个一塌糊涂不可收拾。他整天都在想着,采取一个什么特别的办法把这件事情一劳永逸地摆平。当然,连傻子也知道,最好的办法是让王同良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过,他晓得,那是掉脑袋的事情。他实在没有胆量也没有勇气下如此黑手。想来想去,他就想出了一个点子来:这个点子说来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就是“以毒攻毒”,或者叫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白了,就是让王同良也犯一个同样的错误来,然后,把他的小辫子抓到自己的手里。这样,彼此都长一身红毛皮,就谁也不说对方是妖精了。
他认为,在当今这个时代,想让一个男人犯这样一个错误,简直易如反掌。到处都是陷阱,到处都是机会,就看你愿意不愿意趟那浑水了。女人们也全都把自个收拾得艳若桃李,花枝招展,浑身上下都香喷喷的,就是单等着男人们来对她们犯错误呢。不对她们犯错误,简直对不起她们的一番良苦用心。时代的大气候到了这样的地步,王同良他能把持住自己永远都不犯错误?
想出了这个主意以后,刘科就偷偷地笑了。他想,只要自己肯耐下心来,稍动一下脑筋,在不久的一天,他就会把王同良的小辫子牢牢地攥在手里了。到那时候,那小子就会自觉地把嘴巴闭得紧紧的,怕是拿刀子撬也撬不开了。
说到这里,我们显然有必要把王同良的有关情况向大家作个简单的介绍。

2、王同良

王同良是个实在人。前面我提到过,他除了业余时间钓钓鱼以外,几乎没有别的爱好。老老实实地上班,规规矩矩地做人,从来不爱惹是生非。尤其在对待女人方面,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跟个处男差不多,一跟姑娘家说话就脸红。那天自从在值班室里撞见那不尴不尬的一幕后,他自己反倒觉得欠了刘科什么。唯恐刘科对他生出嫌隙之心来。因此,那以后,他对刘科客客气气,言听计从的,两个人反倒成了好朋友似的。
刘科知道,王同良是个思想陈旧而又保守的人。要想让他犯错误,首先得在他的观念上打开缺口。于是,有一天下了班以后,便约了几个相熟的哥儿们,又叫上王同良,来到一间叫作野玫瑰的酒吧去喝酒。王同良原本不爱喝酒,怕自己不去刘科不高兴,便跟着去了。心想,自己不能多喝便少喝,又不是毒药,喝一点也死不了,凑个热闹罢了。
酒过三巡以后,几个人就口无遮拦地谈起女人来了。愈谈愈离谱,黄段子一个接一个,一个比一个露骨,一个比一个下流。王同良虽然是一个大老爷们,听着也直脸红。谈着谈着,一个姓江的哥们儿就提议:老谈别人没意思,再说谈来谈去都是虚的。大家索性像崔永元主持的电视节目那样,来个实话实说。问题呢倒也很简单,就是让在座的哥们儿给大家说说,到目前为止,自己一共跟几个女人睡过觉。睡得越多,喝酒越少;睡得越少,罚酒越多。姓江的话音一落,刘科马上响应。在刘科的响应下,几个哥们儿开始逐一招供。其实,这是刘科提前安排好的,目的就是诱惑王同良下水。他们有的说五个,有的说三个两个。说得都很严肃,跟真的一样,而且有鼻子有眼儿的,不由人不信。轮到王同良的时候,他却一口咬定,自己长了这么大,只睡过一个女人,那就是自家老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