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希腊瓶画艺术中定点透视法要素的思辨


□ 董 波


对希腊瓶画艺术中定点透视法要素的思辨图片1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分析希腊瓶画在何种程度和意义上包含透视法要素,力图为理解古希腊文化在西方文明范畴中定位提供一个新视角。
关键词:定点透视法希腊瓶画

对于本文所要讨论的希腊瓶画艺术而言,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它是否包含透视法,而在于它在何种程度与意义上包含透视法。这显然不是技法问题,而是文化问题。

一、 希腊瓶画中和定点透视法相契的要素

要找到希腊瓶画中与透视法相契的要素,首先得注意到瓶画中具象形象的兴起。我们知道,中东古老艺术的影响对希腊瓶画中具象形象的兴起作用很大,不仅最初大量出现具象和半具象的瓶画风格被冠名为“东方风格”,而且埃及绘画法在后来希腊瓶画中仍占一席之地。但至少在“黑绘期”,希腊瓶画形象就已经表现出与古老中东法则相异的要素。虽然黑绘期的希腊瓶画形象或多或少类似于埃及的形象,但已趋向以“剪影”形象为基础。瓶画形象“剪影感”的存在昭示希腊人乐于在“一定距离”外观察事物。这就形成了透视法的基础,因为眼睛与被观察物间的距离预示着“景深”的存在。
虽然陶瓶表面并不适合瓶画内容表现景深,但希腊陶瓶装饰艺术本身就已证明希腊人在视觉方式上不再是埃及式的,适度距离的观察方式使瓶画家非常注意特定视角下的瓶画形象与陶瓶外形相协调。早在“黑暗时代”,几何风格中水平和垂直的瓶画纹样就与弧形的陶瓶轮廓形成活泼的对照。而东方风格的瓶罐最阔处人物形象与陶瓶双耳的呼应关系也给人很深印象。自黑绘期后,具象形象与瓶形的关系则更微妙。从艺术史家常引例的名为“埃杰克斯和阿基里斯对弈”的黑绘瓶画中我们能深谙绘饰者的匠心:推进的视野使我们感受到两位英雄下棋时真实的气氛;而当我们拉远视角时,英雄弯曲的脊背、手中的长矛及两旁盾牌之间构成的形式关系,在陶瓶视觉边界上得到自然延伸。通过纹饰引导观众视焦的变化,希腊瓶画家对“景深”的把握就体现出来,而纹饰和瓶形的结合只适合既定视角。既定视角下的景深感正是定点透视法之源。
就希腊瓶画的内容而言,最能体现既定视角下景深感的方法是著名的“短缩法”(Foreshortening)。贡布里奇曾通过希腊瓶画中的一只正面脚的形象强调“短缩法”的革命性,因为它在流传至今的埃及和亚述作品中从未出现过。古中东艺术的法则是将所有东西一目了然地表现出来,而希腊人则着眼于看事物的角度。正是这点使“短缩法”有可能延伸至定点透视法,因为二者都基于人眼与被观察物的距离、基于某个既定时刻有限却又独特的人类视角。

二、 希腊瓶画中和定点透视法相悖的要素

对“短缩法”的分析既是揭示希腊瓶画中与透视法相契要素的结束,亦是揭示希腊瓶画中与透视法相悖要素的开始。“短缩法”显然未能体现希腊人对近大远小所遵循的数学法则的掌握。换句话说,吸引希腊人眼睛的只是空间中的物体,而不是空间本身。这证明在视觉方式上,希腊人离埃及人并不太远。按照李格尔的观点,埃及人“触觉式”的观看方式源于他们对物体表面“不可入性”的执著,因为“不可入性”最能被触觉感知。埃及视觉艺术表现的就是那些能够“摸”得到的物体,并且将深度空间压缩至最低限度。如果将埃及人的眼睛比作在被观察物上爬行的蚂蚁,那么希腊人的眼睛更像围绕被观察物的卫星——虽然它离开了被观察物一段距离,但仍然为其吸引。事实上,正是由于希腊人可以以适度距离环绕物体并从不同视角观察它,“短缩法”才有可能被发明。而这正昭示了“短缩法”和定点透视法的矛盾之处,因为“短缩法”的基础仍是眼睛的位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