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天空


□ 陈正祥

田里的大草基本上被锄掉了,但小草还在呼呼地生长着。对农民来说,只要杂草不挡庄稼的路就可以了。
大队人马就要出山了。这里需要有一个人来留守,直到秋粮成熟。午饭后,队长找到我:“我看靠得住的就是你……况且你也不再上学了。”
劳作,这是农民的第一要务,也是农村学生高考落选后无法回避的现实。临行前,队长把一大群牛、七八孔窑洞、几十个山头和整个西山一一交给了我。
我问队长,你把它们交给我,你把我交给谁呢?我从小习惯于被人看管,现在你们都走了,让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在这里安营扎寨,管理这么大的一个世界。我没有当过将军,没有调兵遣将的经验,我胜任得了吗?
队长临行前,把队里的那条藏獒留给了我。
这是一条地地道道的藏獒,实际上是队里的护羊犬。身如犊高,头如斗大,尾如帚长。虽已步入中年,但威名远扬,曾经咬死过一只老狼和几只狐狸,为守护队里的羊群立下了汗马功劳。或许是它高大威猛、风驰电掣的原因,人们给他起了个稀奇古怪的名字——“雷风踏”。
这天的夜晚比往常任何一天都来得要早。晚饭后,我和“雷风踏”坐在窑洞门口,看着落日西沉,斜晖渐逝,漆黑、孤独和恐怖一步一步向我逼近;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大山,此刻变得龇牙咧嘴,一层层狰狞的黑影,由近到远,由远到近;此时此刻,在这漫无边际的荒野中,我宛如一粒飘荡的糜谷,我想随便一阵风就有可能把我吹丢了。
一个人的夜晚是难熬的,我早早钻进了被窝。昨夜这里还是人声鼎沸,一片喧闹,今夜却只剩异乎寻常的寂静了。“呜呜”嘶叫的凉风乘着黑手手的夜色,一个劲地从窗户、门缝里往窑洞里钻,煤油灯的火苗左右飘摇,好像有人在头顶一口一口吐纳着凉气。我知道这是荒山野漠、少有人烟的大山深处惟一亮着的一眼窗户。书上说动植物都有向光性,窑洞外那些静的、动的、阴的、阳的东西,不会一古脑儿争先恐后往这里涌来吧。想着想着,我不由得倒吸了几口凉气,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寂寞和懊悔几乎将我吞噬了。幸亏“雷风踏”在窑洞门口站岗放哨,忠实守候,不住地“汪、汪”吼叫,我才有勇气强作镇定,吹灭了油灯……我想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黑夜,它比我经历过的任何一个黑夜更黑、更长、更孤寂。
以后的日子里,我越来越喜欢“雷风踏”了。自从那天队长把我托付给它,它就与我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它守候着我,就像一位小心的男人守候着他漂亮多情的妻子,绝对不允许外界动一根指头、占一点便宜、生一丝非分之想。因为有了它,才有了我两个多月的坚守;因为有了它的安分,才有了我和牛群、窑洞、大山的安分。应该说,我的功劳就是它的功劳,我的收获就是它的收获,我的胜利就是它的胜利。
有一个人的生活,就会有一个人的思想。我有时候想,一个人拥有这么大的一片蓝天,看几十头牛,睡七八孔窑洞,管几十个山头,真是太富有、太奢侈了。有时我萌生出一种山大王的感觉,如果此时此刻有一位美丽贤惠的压寨夫人陪伴,实在是再美好不过的了。在一个不错的地方拥有一个不错的女人消费掉不错的一生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