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人要跳楼


□ 桢理

  圣心镇只有一条街,村话戏称“一根肠子通屁眼”,暗讽民风直白。九月末的一天,有句话在街上一喊出来,全镇都乱了,大家丢下锅碗瓢盆,棋牌针线,齐齐跑到街中段,看西洋把戏。

  谁喊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要跳楼”这件事,镇上好多年没发生过了。

  一条五六米宽的小河把街拦腰截断,河上有座单孔石桥把两段连了起来。十几年前,为利用这中心黄金地段,桥两侧各跨河修了一栋建筑,右边是几易其主的餐馆,左边是三层小旅馆。跳楼人拎着两瓶白酒,站在旅馆楼顶,向着对面的餐馆大声喊:“老子不想活了!不想活了!你妈圣心镇全部都是黑心子!黑心子!”

  三层楼只有十二三米高,街上人能清晰看见扬言跳楼的不是本地男人,不胖不瘦不丑不俊不高不矮,毫无特色,身上的细条纹衬衫和西装裤比镇上人略微讲究些。他俯视对喊的餐馆只有一层,坐落在角铁和原木混搭的台基上,如今名叫“芍药羊肉汤”,是一个名叫蒋芍药的女人开的。这天已近上午十点,羊肉汤馆还没开门,平时七点就开了。

  “蒋芍药,你跟老子出来呀,不要做缩头乌龟!”几乎在人群判断出男人与圣心镇关系的同时,扬言自杀的他喊出的话再次证明了这点。

  男人话音刚落,羊肉汤馆的门“吱呀”开了,35岁的蒋芍药穿着花连衣裙外罩棉线开衫走出来,趁着大家惊讶产生的一刻安静,站在门口仰望楼顶喊:“你龟儿不要狗屁胡闹,越闹老娘越不跟你谈判!不要以为老娘怕臊皮,就来这招。你错了,叶红兵。没有哪个龟儿能逼得了老娘,老娘早看开了,脸皮一点不值钱!”

  一段话里有故事,有所指,但它跟楼顶男人的话一样,暗地里把圣心镇的人都骂了。人群听了出来,有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大家咬完耳朵,再抬头看楼顶人和蒋芍药时,目光中就添加了一些敌意。

  “究竟啥子意思么?讲出来再跳,要死也死个清楚明白噻!”人群里有人高声发言了。其他人趁机引诱:“啥子事想不开么,说出来听下噻。”

  跳楼人叶红兵看到蒋芍药出来了,刚瞅她一眼,便奇怪地立马软了下来,不喊骂了,只恳求说:“芍药,你为啥子这么狠心,求你一晚上都不开门,我,我……”说完,他竟哭了起来。楼顶只有半尺高的砖砌镂空围边护着,叶红兵哭得起劲,伸手一抹眼泪,晃了几晃,差点摔下来。

  下面有孩子的声音尖叫:“小心!”叶红兵被唤醒,吓得倒退了几步。刚才他是脚尖杵着围栏站的,现在离楼边已有一尺多距离,看热闹的便笑了起来:“原来是个胆小鬼嗦。”

  叶红兵不理,继续恳求蒋芍药:“给我一个机会,我就下来。”

  蒋芍药说:“给你鬼的机会哟,等会儿叫人直接绑你下来。”

  叶红兵就说:“绑不了,上楼顶的门我用杠子反插了,谁要上来,我就跳楼。”

  “那你跳噻。”蒋芍药胸有成竹喊了出来。她的话音刚落,人群里有人跟着喊:“跳噻,跳噻,有种你就跳给大家看看。”另外也有人反对:“不要跳,故事讲完了再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