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蔷薇花


□ 李海燕

冬日里,百无聊赖的时候,我经常会打开那个藏宝盒(其实就是个小纸盒)看看。那里面有几张纸,可不是普通的纸哟,纸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小蚕籽,是我头一年养的蚕宝宝下的。一旦春天来临,我就要把它放到贴身的地方焐着,大概一个星期左右新的蚕宝宝就会出来了,我们小女孩又有事可干了。春天,你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呀!
不知哪一天,春天说来就来了。家门口的那几棵大树已吐出了嫩芽,风也温柔了许多,棉袄棉裤已是那么的累赘,男孩子们扯着自己扎的歪扭斜垮的风筝在野地里狂奔……
我的蚕宝宝从小黑蚂蚁般大小经过几次脱皮,已经像个模样了,食量也渐渐大起来。记不清桑叶都是从哪里弄来的,反正是东掐一把西要几片,女孩子们之间互通有无,倒也糊弄了不少时日。但是待蚕宝宝一天天长大,恰巧你又贪心养了许多的话,那就不行了,不能让蚕饿着呀!蚕宝宝饿的时候一个个把头昂起来不断摇摆的模样是很令人心疼的。
我们有办法,到离家不远的淮河大坝上去采蒲公英的嫩叶来,洗净了给蚕吃,蚕也是喜欢吃的。这是比我们大的孩子告诉我们的。后来我还知道蒲公英的嫩叶人也是可以或炒或凉拌了吃的,不过我没吃过,不知什么味道。
春天艳阳下的蒲公英纷纷开起了朵朵小黄花,此时为了固堤而栽种的巴根草已经全部换上了绿装,不远处的淮河里舟帆点点,偶尔还能看到黑瘦结实的纤夫在逆风拉纤的身影。摘了一把嫩叶后,我就有点不安分了,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这么明媚的春光这么柔和的风———渴望间,我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田埂上、小路边有一团团一簇簇粉色的东西在阳光下格外醒目向我召唤,连忙跑过去一看,呀,是野刺么苔花儿开了!我欣喜地不得了,忘了自己是来采蒲公英的,不顾一切地想把这大把的春光拢在怀里抱回家去!
其实,这野刺么苔长得并不怎么好看,它更多显示的是质朴无华豪放粗野的个性。因为是野生野长在田头路边,它的根茎又粗又壮,刺也特别的大特别的扎人,而花瓣却很小又多是单层的,远看很烂漫撩人,近看并不妖娆,甚至还有些土气。当春风轻轻吹过,它甜甜的芬芳会在温暖的空气中膨胀,随后会有许多花瓣纷纷落下,看来它们并不打算长久地呆在枝头,而是更倾向于回归大地。此时,你的体内会有一种生命勃发的感觉,你的胸腔已溢满了莫名的欢喜。当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满脸满手都挂花的情况下撇了几枝往家拿的时候,却发现还没到家它已经变成天女散花了。这有什么要紧,我就是那么地喜欢它!因为,它是春的使者美的仙子,只有刺么苔花开了,才是真正的春天来临了!
就这样,在年复一年的春天里,刺么苔花在旷野里在我的心中都一如既往地热烈地开放着。任何名贵的花都不能替代它在我心中的位置。
当我有了家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在院墙根处遍栽刺么苔。
同它们的前辈相比,这些花儿有了一个优雅的名字———蔷薇,我也就跟着幽雅了起来,不过在心里我宁愿叫它们刺么苔。还有,它们也不那么粗犷了,枝条柔顺了许多,一蔟蔟安静地卧在院墙上显得十分祥和俏丽,花瓣都是多重的,颜色也格外鲜艳,一到盛开的季节,满院都是红的花绿的叶,香气四溢,好一派花团锦簇!......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