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徐红云

  小时候的馋,馋得让人刻骨铭心。
  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晒谷场上的水泥地板腾腾地冒着热气。知了躲在树叶里不厌其烦地鸣叫。大黄狗趴在绿阴下吐着舌头呼呼地喘气。没有一丝风,世界烦躁得让人窒息。
  田里的大人们收工了,陆陆续续流散到各自的家里。两岁的我早已饥肠辘辘,到处寻找可以充饥的食物。找啊找,爬啊爬,终于看见一片黄澄澄的东西,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那是晒谷场上晒着的稻谷和芝麻杆。我连滚带跑,一头扑进稻谷的怀抱,谷粒沾满了一身。我抓了一把放进嘴里嚼,嘣哧嘣哧地响。虽然有土腥味,但也有几分甜味。吃了一阵,汗水顺着脸颊脖子哗哗地往下流淌。我用沾满泥的手胡乱往脸上抹了一把,顿时涂成了一个花脸小包公。旁边是一堆芝麻杆垛。我钻了进去,伸出两根胖乎乎的小指头摘下一个长长的荚,放在掌心里用牙尖咬开,一股甜香溢满了双颊。我喜出望外,剥了一个又一个。
  那时候只有一个供销社,没有商店。我的肚子从来都是咕咕高歌的,更不知道苹果到底美味到了怎样的地步。
  狭窄的青石板小街上来了个老太婆,一边吃苹果一边等车。我飞也似的跑出来,一动不动地钉在她面前,眼巴巴地盯着她手中的苹果。苹果皮被她那褐黄的牙齿咬破,“扑”地冒出一股乳白的汁液。那味道一定好极了,我咽了口唾沫,双眼放着蓝蓝的幽光。一块脆脆的苹果肉被她枯涩的舌头卷了进去,包在掉了两颗牙的嘴皮里慢慢囫囵着。
  “哎呀,怎么不见了?”我踮起脚尖,歪着小脑袋寻找那块可爱的亲亲的苹果。可是杳无踪迹,只见黑色干裂的嘴唇在蠕动,干瘪的腮帮如青蛙的肚皮在上下鼓动。我心里痒痒的,暗暗地骂这该死的嘴唇怎么不豁开一道口子,让我看见里面洁白如玉的苹果。
  她终于磨完了第一块,紧接着咬下第二块。我跨近一步,以便看得更真切一点。苹果汁液仍然从她口中流出,长长的涎在她的蓝布格子衣襟上。我很想扑过去舔食,但陌生的距离抑制了我的冲动。我的嘴皮子开始打架,缓缓嘬动,喉咙咕咕地响口水顺着食道一点一点往下咽。鲜嫩的苹果在她口中翻了个个。当看到她两个尖牙深深地切下去时,我的灵魂仿佛也连带着一同切成两半,莫名的恼恨涌了上来。“如果那块苹果在我的口中……”我四下张望了一下,看周围有没有一根木棒,可以让我撬开那可恶的黄牙。但美味想象的诱惑让我的眼光一刻也舍不得离开那块苹果的身躯。当我的最亲最爱被那又烂又臭的牙龈湮没时,我的牙齿开始吱吱作响。
  第三块又看不见了,第四块,第五块……苹果一点点地缩小,千百条馋虫在我肚子里蹿上蹿下。欲望在一点点膨胀,一点点突破我心理极限的底线,抢夺的念头一遍又一遍地闪现。渐渐将要逝去的美味让我痴迷,让我疯狂。我寄希望于那小半个还没有吃的苹果。她颤颤抖抖的手捏到现在怎么不突然不小心落下?自私,仇恨蔓延了全身,覆盖了理智,吞噬了善良。我的心底开始呐喊:“别吃了,别吃了!”她的牙齿仿佛撕碎了我的肉体,我的生命,我的希望,我的梦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