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铁皮橱柜


□ 赖妙宽

办公室里的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办公室里会多出来一排铁皮橱柜。是一种铅灰色的铁皮公文柜,由许多小抽屉组成,类似超市里让顾客存包的小柜。上星期五下班的时候,这里还是大家熟悉和习惯的样子,星期一一来,人还没进门,迎面就看到一排铁皮橱柜,他们的脑门被撞了一下,好像走错了地方,自己的办公室变得陌生了。
大家对办公室是有感情的,虽然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办公室,可如果一个人一天除了睡觉的七八个小时外,剩余的时间有一半要待在这里,日子久了,就是石头也会长出缠绵来。刘大姐就明确表示,她第一爱自己的家,第二爱这间办公室。老张不好意思这样说,但他听了刘大姐的话,也频频点头,他曾没有缘由地放弃了调到其他科的机会。只有新来的年轻人林端感到不解,办公室有什么好喜欢的?科长钟乐水没有表示自己的态度,他只是肯定了大家对办公室的感情。办公室里有这四个人。
这间办公室朝南,门在北面,因走廊有点弧形,实际上,门不是正北,而是有点斜,所以,从走廊进办公室时,首先看到的是西墙。这排铁皮橱柜就摆在西墙下,占了整整一面墙,上端都顶到了天花板。乍一看,好像橱柜是从头顶上压下来的,人不觉得要矮下去。早晨的太阳从东南方照进来,正好照在橱柜上,反射到大家的眼里,就像有一道金光或一只巨手拦住了他们。
总是低头走路的老张,猛地看到橱柜时,失手把夹在胳肢窝的包掉地上了,嘴里同时哼了一声什么。老张是沉默寡言的人,平时在单位里跟影子一样轻轻地来,轻轻地去,不太引人注意。此时受惊吓,发出的声音也比较压抑,低沉而模糊。
走在他后面的刘大姐却“哎呀!”大叫一声,把掉在她前面的包捡起来,她看到老张慌乱的样子,正笑哈哈要跟他开一句玩笑,突然也看到了橱柜,就像被打了一耳光,张着的嘴便没发出声来。她脱口要问老张怎么回事,但老张噤若寒蝉的样子,好像怕橱柜听到他们的议论,她也怔住了。
老张接过包,两人对视一眼,无限的疑虑和沉重。刘大姐欲言又止,老张下意识地说“谢谢”,刘大姐可能答了“不客气”,但他们都没听到对方说的话,甚至自己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不约而同地用目光扫了一下橱柜,又赶紧移开。可是,要把目光从橱柜移开让他们费了点劲,目光好像被粘住了。他们在门口犹豫了片刻,老张看刘大姐没有先进门的意思,自己又确实走在前面,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他目不斜视走到自己的座位。刘大姐也一样。
科长钟乐水已经来了,门就是他打开的。他们很想知道科长是不是知道橱柜的事,他开门看到橱柜时,有什么感觉?老张觉得打开门突然看到橱柜,就像门后躲着一个不速之客,要是换了自己,当然受不了。钟乐水正在打电话,他们没办法马上问他,心里挺不耐烦的。刘大姐边心不在焉地整理桌上的东西,边注意钟乐水,见他只是拿着话筒在听,没有说话,他的眉头皱着,样子是严肃的。老张虽然没有回头看钟乐水,但他一直看着刘大姐,从刘大姐那儿可以知道钟乐水的情况。这时,他们忘了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林端,她一般迟到五分钟左右。
钟乐水那边还是没声音,大概有两分钟,他放下电话,吐了一口气。
刘大姐立即问:“小钟,这……怎么回事?”她的声音颤了一下,突然不敢提铁皮橱柜,想用眼神示意,却抬不起来,结果只是在翻白眼。
钟乐水明白刘大姐的意思,他仍皱着眉头,闷闷不乐说:“我正想问办公室,他们没人接电话。”
老张闷声不响地插了一句:“上班时间都到了。”
另两个没说什么,一时无话,他们都坐得直直的,面向门口。橱柜在一侧,这一侧好像形成了一种势力,让他们感到空间骤然缩小了许多。
这间办公室的布局是这样的:大概二十平方米大小,进门的左侧,也就是东墙下,从里到外像火车座一样排了四副桌椅,按职务大小和资格深浅,科长钟乐水坐在最里面,他不是最老的,他是领导。然后是老张、刘大姐,新来的林端几乎没地方坐了,硬是在刘大姐的前面挤了一张不同样式的小桌子,她差不多是面壁而坐。林端本人对座位没什么意见,钟乐水对她表示歉意时,她无所谓地说:“又不是要住在这里。”倒是刘大姐比林端难受,因为她偏胖,这样挤挤挨挨地坐着,让她浑身不舒服,她说上班就像被绳子捆住了,骨头都会痛。所以,她有时不得不把自己的座位稍稍扩大一点,林端要坐进去就很困难。但她一般不会请刘大姐把桌子拉回去,而是自己想办法坐进去,比如一脚一脚轮流跨过椅子,伸到桌子底下,人再坐上去。她这样坐的时候高高兴兴的,就像小孩子在过家家。可刘大姐很不自在,要把桌子拉回来也不好意思了,这等于承认自己偷偷扩大了地盘。在她们这样或明或暗地拉锯战的时候,有一天,林端在自己的抽屉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用五号楷体打着一行字:“你还没来时,她就说过上班像被绑架!”林端不知道这是谁干的,有可能是老张,也有可能是钟乐水,用了感叹号,似乎是干的人自己说的。但她觉得这话说得没错,可以公开说,用不着这样搞阴谋诡计。因为有这么个细节,刘大姐与林端之间的关系就有点微妙,座位使她们感到既亲密又难为情。其他人在林端眼里则有点叵测。这是东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