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麦子的心事


麦子去城里赶集,刚出村不远,就听到路边的玉米地里有喀嚓喀嚓的响声。那可是他家承包的地,该不是有人偷玉米吧?他急忙停下摩托车。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哪里是什么小偷,原来是一只拖着大肚子的老母猪正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啃噬玉米。不知这家伙啥时就来了,连吃带糟蹋,把一大片玉米都毁了。这玉米刚吹起泡,还不到成熟的时候。
  麦子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斜对门二婶家的老母猪。这二婶平时就爱占点小便宜,牲口往往不上圈。麦子气不打一处来,顺手在路旁折了一根鸡蛋粗的杨树棍,蹑手蹑脚绕到老母猪身后,狠狠朝老母猪后半截打了下去。老母猪疼得吱哇大叫一声,踪起四蹄窜了。麦子仍不解气,紧追不舍,棍子雨点一样落下去。刚好路边有两块小碗大的鹅卵石,麦子顺手拣起,使劲朝母猪掷过去。那石头不偏不歪,刚好砸在老母猪的大肚子上,疼得它杀猪般大叫一声,钻进玉米地不见了。看看追不上了,麦子这才骑上摩托进城赶集去了。
  麦子从城里赶集回来刚进家,母亲就唠叨开了。麦子,你二婶的老母猪让人打了!
  母亲又说,不知是谁打的,下手可重了!
  麦子漫不经心地说,是吗?
  母亲说,可不是嘛,十来个猪娃呢,都早产了。一个都没有活!你二叔二婶都心疼死了!
  麦子心里一惊,后悔自己下手重了,口里却说,活该!谁让它糟蹋人家庄稼?
  母亲瞪了麦子一眼。牲口知道个啥?碰上撵撵就行了。不知哪个天杀的,下手恁重!
  麦子不耐烦了。人家的猪,你心疼个啥?
  母亲又瞪麦子一眼。你这娃,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二叔二婶供养着大学生,不容易哩!
  麦子没再说什么,自个进屋去了。
  吃午饭时,麦子发现爹不在家。妈,我爹哩?
  母亲说,去你舅家了。咱吃,不等他了。
  吃了饭,麦子有些过意不去,就到二婶家去看个究竟。二婶,你家老母猪咋样?要紧不要紧?
  二婶苦着脸说,一窝小猪娃全糟蹋了。还指望它供大学生哩!这可好,指到瞎地里了!娘那脚,哪个野种下手恁狠!
  麦子脸红了,忙说,婶,你咋不把猪看好?拱谁庄稼谁会不打?
  二婶说,咋没看?谁知它啥时把圈拱开跑出去了?我说咱没有养猪的命,你二叔偏不信。这可好,傻脸了吧?一开学就要用钱,我看他老东西咋整,指头剁了给人家?
  麦子安慰说,婶,别急,总会有办法的。
  二人正唠着,母亲失急慌忙跑来了。麦子,快!麦子,快……急得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只会说快。
  麦子说,妈,别急。你慢慢说!二婶也帮着劝她莫急。
  原来麦子爹在回来路上出了车祸,现在正在镇上的医院里。他二话没说,回家骑上摩托就奔镇上医院去了。
  当麦子推开病房门时,愣住了。原来病房里除了爹外,还有二叔在陪着他。
  麦子忙问,爹,伤哪儿了?要紧不?
  爹说,碰着头了。大夫说幸亏送来及时,不碍事,歇歇就好了。娃,多亏你二叔!不是他把我送来,还不知要出多大祸哩!快谢谢你二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