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烈火中永生》:悲壮的颂歌


□ 朱安平

在建国后文坛涌现的“红色经典”中,长篇小说《红岩》可谓登峰造极之作。它一经面世便风廓一时,话剧,歌剧,戏曲等其它文艺样式竟相搬演,相形之下电影改编似乎姗姗来迟。这并非电影工作者滞后,而是在它的创作过程中遭遇了太多的周折坎坷……

剧本几易其稿

长篇小说《红岩》是根据重庆解放前夕发生的一段真实的历史创作的,以中共地下工作者与国民党军统特务进行殊死决斗为题材,热情讴歌了身陷囹圄的共产党人忠贞不渝的革命信念和宁死不屈的献身精神。1961年底小说正式出版后轰动一时,被称为“黎明时刻的一首悲壮史诗”、“震撼人心的共产主义教科书”,在不到两年里就多次重印累计达四百万册,至80年代共印行二十多次,发行八百多万册,创当代小说发行量之最,而且被各种文艺形式广泛而持久地移植、改编,其影响之大极为罕见。
小说《红岩》一出版,就引起电影界的极大关注。当时,于蓝正在医院里检查身体,从《中国青年报》上的连载看到这部小说,当即就被深深吸引,还忍不住激动地朗读给同室病友听。她刚刚出院回到家,就与北影第一创作集体的欧阳红樱共同筹谋将《红岩》拍成电影。不久水华又打来电话:“听说你和红樱要拍摄《红岩》?这是一部非常好的书,我也很喜欢,你们能让我来拍摄吗?”于蓝马上回答:“当然可以,我们就是要向你学习导演。”未过多久,欧阳红樱被厂里委派去和崔嵬联合导演《小兵张嘎》,于蓝遂以副导演的身份协助水华开展筹拍工作。
第一步是把小说改编成电影剧本。1962年夏天,《红岩》的作者罗广斌、杨益言和刘德彬聚集在北戴河的北影招待所,开始了电影文学剧本初稿的写作。这年冬天,经罗广斌联系,水华和于蓝等人又专程前往重庆再辗转至贵阳,更为广泛地接触与这段历史有关的对象,包括幸存的革命者以及在押的敌特人员,搜集了许多共产党人惊天地、泣鬼神的感人事迹,归来以后整理出近20万字的资料,对后来影片的拍摄起了重要帮助作用。在此基础上,水华、于蓝等人先后修改出两稿。由于受到当时已开始强调阶级斗争形势的影响,这几稿过多偏重于革命性,忽略了应有的艺术性,而且圃于原著的框架,没有获得可以拍摄的通过令。在这种情况下,经水华提议,北影厂长汪洋决定向夏衍求援。
对于《红岩》的改编,夏衍早就有所考虑。就在此前举办的一个编剧改编训练班上,夏衍在谈及长篇小说如何改为电影时,曾一再以《红岩》为例作过深入阐述,提出“可以江姐夫妇为中心,以扛姐为主人公,一条线,把最精彩的部分写上去,别的无关的人物可以删去一些。当然,也可以许云峰为中心,或者以‘双枪老太婆’为中心,全部人物、所有事件都搬上银幕是有困难的”,强调“抓主线、舍其余。像电影《红楼梦》就是抓住宝玉、黛玉这两个人物为中心,把其余的舍弃一些。《红岩》的人物不如《红楼梦》多,也可以用此办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