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那边传来大地的气息


□ 肖惊鸿

  我以为,批评者和作者民族身份的认同对少数民族文学作品的批评会起到良好的作用。此二者民族身份、民族感情、民族地位、民族历史、民族风俗等一切的民族文化集大成中的任何多一点的交集,都有助于解读作家的心灵世界。本着深入作家内心世界的愿望,我从感性阅读走向了理性读解。我关注到第九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的评比。在获奖的中短篇作品集中,哈萨克族女作家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的作品集《黑马归去》攫住了我的心。作者以一个哈萨克人独特的民族眼光,通过一匹来自山那边的美丽、强悍的黑马的“归去”,完成了民族文化灵魂的祭奠。对民族文化精神的失守、民族文化传统的动摇发出了直逼心灵的拷问。同时,作者用一颗仁爱之心,以鲜明的艺术表现手法和独特的艺术审美关照,将哈萨克人生活的历史变迁和变迁中必然随之而来的痛楚、迷茫、失落、忧伤,甚至是隐隐的好奇和暗自的期盼,更多的是对于不确定的未来无法言说的等待之种种,付之于视觉之中,给人一种生命和弦的震颤。好比一个孤独的旅人行到半路,蓦然昂首眺望远山,却嗅到了来自脚下的大地和生命的气息。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的《黑马归去》中的每一篇什,故事迥异,人物遭际有别,但有一个共同之处,一味地向真、一律地向善、毋庸置疑地向美。这绝不是她表现主题和处理题材的吃力所致。我想,这是对生命的热爱穿越了时光幽暗的长河,一路散发着笑语和欢歌。虽然,大多是忧伤的曲调。这也是她小说创作最重要的标志——开放性的文化品格。读过她的小说,我触摸到了生活的本质。还有人性的力量,在遥远的峡谷高原发出穿透一切世间污垢的光芒。
  当下相当多的小说创作,要么写尽都市的奢靡,充斥滥情主义的哀痛,小说成为伪都市生活的滥觞;要么尽写乡土的荒诞,盛满愚昧顽冥的酸涩,小说成为伪乡村生活的作料。小说家在生活的表层跳着最后一曲无人喝彩的华尔兹。当你看过一部又一部,总能碰到差不多相同的面庞和差不多相同的遗传因子。让人感叹,这是一个缺乏原创力的小说泛滥时代。想象力和原创力的极端匮乏使我们有理由从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作家文学创作中寻找希望。
  为更全面地解读文本,笔者就《黑马归去》的创作与作者展开了对话:
  我个人以为,你的小说的独特气象是建立在你个体的生命体验和地域文化的双重熏陶之上的,当然,这地域文化,应是你的民族文化、宗教文化,还有中亚文化的混合体。你能就这种种文化谈谈你的体会吗?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至少有两个“舌头”,精通至少两种语言。这使我比很多人多了一双眼睛去看这个世界,多了一颗心去感知这个世界,多了一对翅膀,飞向更远的地方。这种感觉真是非常欣慰的。可以设身处地感受不同的生命观,包括其中所蕴含的朴素的生命哲学和生活哲学。而每一种生命观的形成和存在都有它的合理性和现实意义。懂了语言,你就读懂了它们,感悟了它们。你的生命观就变得丰富起来。我懂汉语,用汉文写作;我懂哈萨克语,用这个语言去感知生命;同样,反过来,也能做到如鱼得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