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黄昏里的一只候鸟


□ 李 铭

从山里进城找活干的女孩二燕子,出了火车站就迷了路。她开始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也不知道自己该上哪里能找到活干。
有好心的人告诉二燕子,在这座小城的中心地带有一个劳务市场。还有人指点她到中介所去看看,可是马上有人说中介所都是骗子,他们和用人单位联合起来,只要你交了钱,过不了几天就找个借口把你辞退了。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晃着一张花里胡哨的小报说,有几个乡下女孩就是上了中介所的当,被拐卖到几内亚去了。说是去割橡胶,可是到那里才知道是接待黑人睡觉。黑人的劲多猛啊,女孩很快就受不了,跑大使馆求助去了。有人听了,就骂黑中介该挨枪子了,谁家没有姐妹啊,咋这么缺德啊。不过,马上有人提出疑问,这报纸准吗?那几内亚产橡胶吗?看报的中年男人发了誓,说肯定准,那地方不产橡胶哪地方产啊?光听那曲里拐弯的名字就是一橡胶出口大国。二燕子开始还认真地听,后来那些人就义愤填膺谴责黑人的家伙太长了,而咱们的女孩子生理结构又不能随着黑人家伙的长短去调整,你说咱的同胞多遭罪啊。
二燕子离开了那群人,上了两层车厢的客车。二燕子明白了,其实人家根本不关心她的事情。只不过,她的问话给他们的聊天起了一个头而已。二燕子上的是无人售票的公交车,她掏出剩下的五十块钱,想买张票。司机有点心不在焉,看都没有看一眼。身后的人就把二燕子挤进了车厢里,二燕子这才看见上车的人都把一枚硬币塞进了车门口的大铁壳子里。二燕子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感激之情。这股感激是对城市人的好感,想不到城市人坐车也像村里人进庙一样。二燕子家的后山上,有座寺庙,这几年香火旺盛了起来。来这里上香的人都要往庙门口的纸壳箱子里扔钱。扔多少也没有人管,中午还可以在寺庙里吃顿斋饭。
二燕子不认识铁壳子上写的是啥字,她只是觉得城里人真的很好。有钱你就掏一块,没有钱也没有人朝你要。而且,坐多远的路也只向你收一块钱。二燕子牢牢记住了火车站门口那些人说的一个地名,她仔细打听好了,那地方就是坐这辆车去的。为了心里更有底,她不断地向旁边的人打听啥时候到。人们都很客气,告诉她,她要去的地方还早着呢。二燕子就站在车上四处看。她先看到的是女人的衣服,二燕子的脸就红了。这才刚到春天,城里女人的身体就多了很多裸露的面积。脖子下面露的是一片酥白,白得让二燕子有点炫目。一个女孩子的后背几乎全部裸露在人们的视线里了。二燕子看见,那块后背上有一只黑色的痦子,痦子旁边还长着一根毛。二燕子真的为这个女孩子感到羞愧,可这个女孩子全然不顾人们的注视,说笑着拥在一个男孩子的怀里。那男孩子的手始终在女孩的身上十分自然地游移,或是腰,或是裸露的后背,二燕子的眼神始终跟着那只手,很羞怯地替女孩子担心着什么。直到后背上有痞子的女孩跟那个男孩下了车,她才意识到这车上所有上来或是所有下去的女人当中,她的穿着是最不合时宜的。于是,一种潜意识里的自卑感从心底某个角落里慢慢滋生出来。那一瞬间,二燕子的心情不好起来,对城市最初的那些好印象也开始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此后,她又看到了很多新鲜的东西,比如上车有的人不往那铁壳子里扔钱,而是亮出一张纸单。二燕子认不出那纸单子上写的啥字,所以也没有去细看。还有更加令二燕子难堪的事,一个身材苗条穿连衣裙的女孩子,一直坐在背靠司机的位置。她长得很漂亮也很文静。可是,她坐的姿势很不雅,裙子是向二燕子和全车厢的人敞开着的。二燕子看见了女孩子红色的丝质裤头,只是薄薄的窄窄的遮着那个地方。二燕子几次想提醒女孩子,叫她合拢上腿。可是,几次她又犹豫了。她的自卑没有鼓励她那样去做。况且,那个文静的女孩子几次遇到二燕子的目光时,都分明有一种漠然的东西在里面。二燕子还是抢占了有利的位置,她站在那个女孩子的面前,二燕子在用自己的身体遮挡着女孩的隐私。她确信别的人是不会看到女孩的裤头时,心里才欣慰了一些。二燕子下车时,那个女孩子很是鲜明地瞪了她一眼。可能是在责怪二燕子总在她身边站着挡住了她的视线。
二燕子站在梨园小区的门口时,心情是像乡下的空气一样纯净的。她深深地吸了一口城市的空气,尽管城市的空气不那么清新,可那毕竟是城市里的东西。村里的姐妹大多数都在城市里打工,回来都是浑身珠光宝气的,有的还在脖子上挂部手机,连外国来的电话都能接。二燕子好奇地听过香玉的那个电话,那里面的声音好美。香玉向二燕子显摆了老半天,一不小心还弄出来香玉的一张没穿衣服的照片。二燕子惊讶地睁大了双眼,香玉很随便地说,我老公给我拍的,这叫做时尚。二燕子听不懂香玉说的时尚是啥意思,可一个黄花大闺女让男人脱光了衣服去拍照,应该是一件既害羞又神秘的事情。
不久,天就要黑了。二燕子向人打听过了,那个劳务市场以前是有的,可后来随着小区建设的规范化进程加快,被上边一个什么部门给取缔了。二燕子的心一下子又从热情的旋涡中跌落至冰点。孤身一人可怎么办呢?就这么回去?不,无数个声音在二燕子的心底抗议。二燕子的心被香玉脖子上晃动的那部手机很是使劲地刺了一下,她不能回去。娘还有病,等着她拿钱治呢。娘的病是慢性病,不好不赖地折磨人。大夫说了,只要有钱就能治得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