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沙滩留情


□ 高 昌

不知不觉的,在沙滩这个地方,住了这么多年了。就像一棵树,不声不响地在一片陌生的泥土里,扎下了这么多看不见的根须,留下这么多说不尽的眷恋。
的确,这些感情的根须,在表面上是看不见的,但却时时摇动我的心旌。苦与甜,泪与笑,冷漠与温謦,平静与激动……多年来,这个地方曾经带给我多少难忘又美好的回忆啊!
沙滩是比京的一个地名,何其芳、卞之琳和李广田当年号称汉园三诗人,所谓汉园,即在沙滩这个地方。不知这个地名是怎么来的,这里没有沙,也没有海,如今多的倒是车的河流和人的海洋。我所居住的北河沿大街甲83号这所大院,在著名的北大红楼的后面,一抬头,就能看见李大钊、陈独秀还有毛泽东等人办公室里的灯光。当然物还在,人已非了。静夜独步,仿佛还能真切地感受到历史老人的脚步在耳畔咚咚作响。流行歌手刁寒在《花好月圆》中唱道:“时光如流水它匆匆过……”歌词不新鲜,那优雅的旋律却在我心里久久萦回。在北京城里走,光阴的故事总是新鲜的。常常是不经意的一回头,冷不丁就与历史老人打个照面。碰面时忍不住要主动凑上前去,规规矩矩唱个肥喏:“嘿,您老早。”
那老儿却不言不语的,指指南,指指北,指指东,指指西,那意思似乎是说:“咳,北京城里,东西南北,比我老的多的是。”是啊,随处都是沧桑旧迹,随处都有历史烟痕,满眼都是古老的文化底蕴。
有了这份底蕴,北京的文化,就有了一份厚重感,有了一份与众不同的沉甸甸的独特的分量。闲暇时间,我喜欢在我们大院的东西南北散散淡淡地踽踽独行。我知道脚下这些道路,留下了许多先贤的足迹。所以我走路就格外小心,有时走着走着,就忽然感到脚底发烫,心想,或许是跺到鲁迅的脚印上了,或许是踩到胡适的脚印上了,或许是踩到林语堂的脚印上了,或许是踩到张中行和杨沫的脚印上了……这样想着想着,心里就暖洋洋的,荡漾起一支又一支五彩斑斓的青春之歌。
从我们这所大院往东,就是新修的皇城根公园。这座公园往前不远向东一拐,就是著名的王府井大街。沿着明皇城城墙遗址,细长条儿的皇城根公园是一个全天免费开放的公园,园里的几件铜雕很有特色,尤其是一件名为《今天与昨天》的雕塑,雕的是—位现代摩登女郎打开笔记本电脑,后面一位拖着辫子的龙钟老叟在好奇地探看着姑娘手里的键盘。这件雕塑,我以为是今日古城北京的一个绝好的象征。先锋与传统,历史与现实,新与旧,古与今,都和谐地统一在一起。既不互相攻击,也不互相同化,就像诗歌中的新诗与旧诗一样,携手并进,比翼齐飞。这座古城的性格特点之—就是中规中矩,庄严稳健,和谐统一,完整地融入这个美好时代。
从我们大院往东不远,就是景山公园。崇祯上吊的那棵老槐树现在还长在景山的风雨中。不过,这棵树只是一个唤起人们记忆的替代品而已。经历过多年的风霜雨雪,而今的这棵树,已经不是原来那棵了。历史就像一条长河,后浪推着前浪,一路澎湃而去。尽管涛声依旧,可是崇祯他们那张旧船票,却再也登不上我们今天这艘飞速航行的“客船”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