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练若的诗


□ 阿练若

   阿练若 1973生,原名朱琨,云南昭通大关县人,现居北京。
  梦蝶
  
  庄周做梦的时候
  我躺在公园的椅子睡觉
  那天,我的身子很轻
  比蝴蝶还轻
  
  公园的管理员揪住我的梦
  用阳光把我迎面砸醒
  我的身子还有半截留在波光涟涟的前生
  酒是好酒啊,这厮!
  劫了我五百年余生的醇香
  
  庄周啊,换一换身上的长衣
  劝过你多少次
  红酒少许,像个小资
  白酒呢,茅台,一种渊源的气息
  啤酒正好,适合隐身于泡沫的午日
  
  做梦要健康,可以是蝴蝶
  但不许有艳遇,庄周
  梦到的蝴蝶,最好
  翼纹上沾着点二锅头的苍劲
  
  桃花劫
  
  命犯桃花的人
  在春天
  溅起一地的泥水
  
  汛期沿河而下
  花花绿绿
  
  我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
  在桃树下
  伐木
  做一具棺材
  在月光中漂流
  
  冬 日
  
  冬天的林子阳光懒散。
  松开了时光的爪子
  树叶向下,轻染淡泊的雾气。
  它们的背后隐藏着一望无际的空
  让我忘记了秋日天气。
  
  它们用鸟声挖掘我内心的冻土
  像一粒粒清澈的种子埋入我的身体。
  相对轻而上的雾气,我的轮廓
  正好从一声鸟鸣,脱落成
  一天的边界和重量。
  
  冬日安好。流水成冰。
  我这样问候自己。
  石头晒着太阳
  几个老人摆一盘残局
  空,如回家之门。
  
  化 妆
  
  下雪的时候
  我想起
  雪做的骨头
  想起
  冰清玉洁
  
  真是的
  我看到她时
  这些词语
  钻进了
  我的心头
  
  她背的一背柴
  被森林警察没收
  她的嘴唇浅紫
  她的脸比雪还白
  她的眼睛冷得发蓝
  
  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一背柴
  可以换回
  一斤盐
  
  她站在路边
  好一阵子
  一动不动
  雪,无声地
  下着
  
  雪
  
  多年以来,我们
  一直回避因果
  在喻体中隐姓埋名
  像只雪狐,多疑、脆弱
  在河床上渡过刻薄的冬天
  有时,你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冰冻得像把刀子
  透明、锋利,切割着
  我们习惯的视野。时间
  寂静而有力,几乎拧断了
  我们的胳膊。河床上
  枝桠光秃秃,喉咙里
  喊着晦涩的声音。
  我们的伤心蓬松得要命
  一次又一次被风扯开
  白骨散了一地,是啊
  我自己的文字为什么
  不回到自己的祖国。
  我们为什么不抱在一起,死去。
  雪啊,你这白色的喻体,你
  空有一颗生死之心。
  
  铸 剑
  
  一、选矿
  万物生灭,不过是静待
  那选矿的人。
  为谁?用尽轮回。
  粗糙之手,取矿精于大地之命根。
  二、冶
  生命之吹息,诞于巨热
  泥身之本命,冶化骨肉为髓晶血莹之苍劲。
  三、锻
  火的精气。入骨。
  酒乱菊花。
  铿锵声波,透射十万里风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