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医药医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60多年前诊治传染病、急症等医事回忆


□ 何 任

  关键词 传染病 急症 中医药疗法 医案
  
  回忆50年前,《浙江中医杂志》创刊之日,我亦正值盛年,还为《浙江中医杂志》撰写过《金匮要略》解释的连载稿,经连载数年方结束。以后我省一度将医学院、中医学院、中医研究所合并,当时杂志也合并一处,直到“文革”十年后再行分开。我自1959年担任浙江中医学院副院长到1979年任院长,至今又是20几年过去了,回忆往事,如梦如烟。今天我已是耄耋老人,而《浙江中医杂志》也已50华诞,可庆可贺。
  本文是回顾60多年前在没有西医协同治疗的情况下,我是如何应对重大疾病的,往事历历在目,今撰写成文,献给同道参考。
  我出生在医生家庭,幼小就学一点医,背诵一些医药的歌赋。芦沟桥事变后,淞沪战争发生,日本侵略军将战火延烧到浙东,我家被迫避难到浙南严州、处州等地。我离家到上海,就读于当时的中医学院。几年以后毕业重返浙南时,抗日抗争尚在艰苦阶段,祖国哀鸿遍地,浙南各地除遭敌机轰炸外,且传染性疾病流行。诸如天花、鼠疫、疟疾、痢疾、伤寒、副伤寒、肺痨等急慢性传染病和各种杂病随时可见。在这种环境里,一个初出校门的青年中医,一上手遇到的多是这样的病人,除了加紧自学从书本中找答案外,就是随时请教父辈,认真研讨各种病证的诊断、治疗。往往白天诊病,晚上检点其是否恰当,写了很多实践资料,其病例多以急性传染病为主。现据残存资料和回忆所及介绍如下。
  
  1 1943年秋出诊于龙泉金沙寺
  
  病者王某,男,30岁左右,为小公务员。据告,六七日前起病时微觉恶寒头痛,身热不甚,午后较为明显,倦怠无力,气闷,胃纳不香,苔白而腻,脉濡缓。病者本人略识岐黄,自开淡豆豉、大豆卷、藿香、薏苡仁、川朴、滑石、姜半夏、蔻仁、赤苓等药服用以清解表里湿邪。初诊云:近五六天来,身热升高,脘腹满闷,略觉呕恶,懒言语,不思进食,口渴,大便初干,后即闭不能下,小溲黄而少。观舌苔黄腻、质红,脉数。诊为湿热阻滞于脾胃。按病程半月未解且日见加重,为湿温之候(其时当地散发之伤寒与副伤寒甚多),故以清热并化浊燥湿为治则。以葛根芩连加味为主,用葛根、黄芩、黄连、厚朴、石菖蒲、法半夏、淡豆豉、生山栀、鲜芦根、六一散等。服药又数日,身热甚而不解,病人烦躁不安,视听漠然,谵语,大便不能下,胸部红疹如洒,舌色红绛,唇干,脉洪盛。其家属惶急,余亦感症情沉重,以其发展而论,为温邪入血分之势。乃以清血热,解邪毒,辅以通窍、凉血之品。以清营汤进出。又历2日,病人腹痛欲大便,排出大便腥臭胶粘,质如烂泥,便后随即昏昏沉沉谵妄不已。余处方用犀角地黄汤加味,但病家经济窘急,无力购犀角,只用生地黄、黄连、赤芍、丹皮、仙鹤草,及牛黄清心丸。经数日之急救挽治,渐渐神志转清。后复因调护欠周且曾进食稍多,又见身热,症情轻度反复。再悉心治疗5~7天而终于治愈。
  按:此例病人,就其临床表现,极似肠伤寒,中医学属湿温范畴。其起病由缓慢而渐次加剧:初则如感冒,身热阶梯样增升,稽留不退,并伴有毒血征象,视听障碍,表情淡漠,甚则神志昏迷,出现玫瑰疹。至于大便秘结,此《素问·至真要大论》所谓“湿淫所胜……大便难”。继而至于便如烂泥(即肠出血)。病程较长,达1月以上,恢复中又出现再燃。以当时旧社会医疗知识不普遍,又值战乱,多数人患病均无条件作实验室检查(如作肠伤寒肥达反应为数亦少)。
  笔者据其发病季节、天时、病之由肌表入里,留恋脾胃等现象,按湿温辨证,邪犯卫、气、营、血,治以清热除湿,兼以解毒而完全用中药治愈此类险重大症。愈后半月,病人王某前来,感谢之余说:“我听人说‘便如泥,其人必死’,我这场大病,能够回来,亦药证相投之功”云云。
  
  2 1942~1943年前后
  
  抗日战争时,浙南龙泉一些地方民间街巷屋宇常有自毙鼠尸出现,且蚤类多到随处可见。据医务人员检验,确是为鼠疫之流行,居民中鼠疫患者不少。当时卫生界虽有集中隔离之议,但亦多是形式而已。死亡者每日皆有,其中以腺型鼠疫为主。现录1例如下:何某某,男,20岁,居龙泉槐坡社巷。原为体健无病之青年,突感畏寒,全身战栗,体温升高,头痛,四肢酸痛,恶心呕吐,目赤,皮肤有黯色斑痕如瘀血块。小腿腓肠肌部红肿硬实,行动困难,腹股沟淋巴结肿痛。在就诊中医之前,此病人曾于当地医院作检查,血白细胞明显升高,初诊为腺鼠疫,欲送进一步检验。而该病人自请中医治疗。余当时诊病人,亦初步印象疑为腺鼠疫,而鼠疫一证我中医仅偶见于清代,有论鼠疫专书。如清·余伯陶《鼠疫抉微》认为鼠疫即《诸病源候论》所谓“恶核”。由于疫毒入血,瘀阻不行以致病。余据此判断,故采用以清热解毒,活血化瘀为治。药用连翘、银花、板蓝根、蒲公英、生甘草、当归、桃仁等加玉枢丹。小腿肚外敷如意金黄散,每日更换2次。内服药量较一般常用剂量略重。服药以后,症情未见加深。后考虑清末医家治该病的记载,并据《金匮要略》阴阳毒病,乃酌参升麻鳖甲汤意复加升麻、鳖甲及西藏红花化裁进治,数日以后,全身症状渐解。又外加小腿外敷药若干日,竟得生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