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南村歌(组诗)


□ 田 禾


江南

一朵渔火闪烁的江南
一枝柳条儿垂钓的
江南;留长发的江南
穿旗袍的江南
云雀翻飞的江南
柳眉细腰的江南
江南啊,我乌篷船
撑来的水做的女子

藕荷深处,荷叶掩映着
江南水妹甜润的脸蛋
露珠儿软、露珠儿圆
如一枚熟透的南国相思
流水走过的地方
我看清了我的江南少女
最羞涩的面容

俗话说,才子配佳人
不是说江南出才子吗
江南才子一手扶着田埂
另只手能写出好文章
他们写着画着
一种才情再次漫溢出来
早已淹没了那位
在背后站久的女子

老 水 壶

老祖宗留下这惟一的
遗产。据说它经历了
两个朝代;曾在五代人
手中传递。祖辈们都
消逝了,留下这把老水壶

老水壶不会说话
一张皱巴巴的老人的
脸孔,让我想见那些
消失了的祖先的面容

揭开壶盖,水壶的壁沿
呈现出土地的颜色
从中可以分辨出
我的老祖宗的日子
一定过得很清苦

祖辈们都不在了
父亲也走失了。惟独留下
这把老水壶,完整无损
如果我失去它,我想
我会变得一无所有

过河

大河涨水了。我们坐在
河边,河水哗哗流淌
天空中大雁高飞
河边的水草,像被谁的手
紧紧攥住。要过河的人
站在河岸上,另一些人
在河边播种麦子
那个上学的男孩,沿着
麦地边走,脚下扬起了
飘飞的尘土

早有约定:丁香花开了
我就过河去
丁香花开过多少遍了
那等我的人
一直在河那边

最后一片老玉米还在地里
玉米的叶子比泪水更能守住
寂寞。在八月,在乡间
一个人的寂寞比一条河
还长,比湍急的河水更无奈

这一刻,我必须过河去
我不能让对岸的人
等得太久了
船儿可以不要,河水再深
也不能阻止我过河水

河水在猛涨。我看
河那边,升起了一枚
熟透的月亮

红薯

肯定只在秋天
才能见到这样的果实

叩开果实。红薯永远
在泥土内成长
藤蔓,像扯不断的亲戚
横直牵扯在地面上
蓬勃的藤叶,一根根藤蔓
连着碧绿的村庄
根深深扎进泥土里
向上向下的力量,使红薯
一天天膨大

红薯容易种植
点播到哪里,哪里就是种子。山旯旮
也可以牵藤、长薯
秋天来了,红薯一边进村
一边感叹。大薯小薯
走回我遥远的村庄

天黑了,露水微凉
许多人拖着红薯藤
往回走。村前村后
处处堆满了薯串
老父亲在后院
爱昵地抚摸着滕叶

至今在乡下,农民还是
大碗大碗吃着红薯
用晒干腌制的藤叶当菜
就着小酒,把平淡的日子
一口口饮尽
过节吃一回肉,就算是
给六月的禾苗,上一次肥

割草

也许应该割掉所有的草
喂所有的牛

那么多割草的人
手举着镰刀
经过初春的一片麦地
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

草站在一条河流的边上
三伯磨了一个冬季的
镰刀,决定用两个早晨
去把它割回来。他知道
那里阳光充足
草一定长得很深

满满一筐带露水的草
三伯背进牛棚
放在老牛的嘴边
然后,蹲在一旁吸烟
老牛不断地吃草
不断地抬头

吃牛肉的人说,牛吃草
怎么长得这么瘦
他不知道,牛吃了草
每天还要拉犁

鸡 打 鸣

在乡下,有鸡打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