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方晓歌


□ 巴兰华

  夜宿泰山。住在“岱宗坊”东边的一家宾馆,此地已是海拔200米以上——也就是说,当我们趴在被窝做梦的时候,其实做的已是泰山上的春秋大梦。《山东文学》2011年度散文奖颁奖典礼从济南挪到五岳之尊的泰山,其意义远远超出了颁奖本身。

  晚宴的酒精消解了文人的隔阂,借着酒力的余兴,一行人有了夜登泰山的灵犀和默契。步出不远后才明白,夜登泰山的不止我们几个。两边的商铺灯火辉煌,商家向游人兜售着烧纸香烛和各类纪念品。老夏是地道的泰安“土著人”,由他来充当导游那是再合适不过了。一碑一木都隐藏着一个远古的故事,我们在拾级而上的空间里,如果不是有这样一个相会的机缘,有这样一个朦胧月光笼罩下的秘境,有这样一份酒后的酣畅心情,尤其有这样一位称职的导游,也许一生都无从知晓这些美好的故事和远古的历史,因此,我已经感觉到不虚此行了。

  因为白天紧张的心情加上夜里登山的劳累,虽说我睡不惯席梦思和过于柔软的枕头,但是,依然没有影响到我的睡眠质量,夜里睡得很沉。

  不知何时,我猛地睁开眼睛,闻听到一种奇妙的声音,隐隐约约似有似无,立着耳朵探究,却没有了。我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告诉自己是在做梦!然后把脸埋在白色松软的被子里继续睡。一声低沉的飘渺的啼鸣再次萦绕在耳内,我没有动,怕自己一动就会把这声音惊扰。我心里似被拨动的琴弦,睡意全消。是鸡啼,真真实实,清清楚楚,尽管这声音是那么遥远,遥远地好似在长清灵岩寺挑起的檐角上,遥远的好似尘封的另一个世纪,它却以神奇而绵长的韵律款款送到我的耳鼓,激荡在我的心底。我兴奋地一跃而起,当看到床灯昏黄的光晕里的室友,极力克制着狂喜的心情,轻轻地出溜下床来,赤着脚丫走到窗前,在推开拉窗的瞬间,仿佛为了配合我的行动,鸡啼从正东方的黑暗里一声声一次次清晰而嘹亮地灌入我的耳内……初夏,尽管树木扶疏,梨花盛开,碧水池边翠绿吐金,然而,山里的黎明风凉如水,我抱着赤裸的膀子,失去了触感,醉倒在久违而神奇的鸡鸣报晓中……

  公鸡报晓跟古代沙漏一样被人用来计时的,尤其是农人。深山里的小屯,平原上的村庄,千百万农人世世代代无不受惠于这个远古的神奇生灵。我的祖爷爷是每天听着他的报晓起床给大户人家耕地、锄地营弄庄稼。我的爷爷成年累月地就着他的报晓声声撅着粪篮子,徘徊在大街小巷拣拾粪便,迂回在田间地头。我的父亲是第二遍报晓时,马蹄踩着月亮疾驰在遥远的大山或黄河岸边……多少年来我们已经无缘聆听到这神灵的高歌。烟霭废气遮住了星辰,黑水毒液污染了河流,高楼大厦把土屋篱笆埋在了地下,而那些在集贸市场出卖的公鸡跟母鸡们早已经是激素催长的劣质食物,失去了原来的自由和灵气,物欲改变了一切。那些盘古开天辟地以来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灵物与神奇,已经离人类越来越远了,甚至慢慢消失殆尽,只剩下我们这些冥顽不灵自己作践自己的两条腿的贪婪的家伙了。

  小的时候,对大公鸡没有什么好印象。我记得我家曾经有一只黑背金翎大红冠子的公鸡。他身材高大,色彩艳丽,站在鸡群里绝对地是鹤立鸡群。尽管他也是一只鸡。每当大人到天井里撒出一把碎米的时候,他连跑带飞,第一个抢吃着。不但抢食,而且霸道,把其他的小公鸡以绝对压倒对方的实力将其赶跑,还时不时地压在别的母鸡身上,用喙啄着母鸡的头,一连几个下来,才抖抖羽翎,仿佛男人撒完尿提裤子的样子,拾掇完后才气昂昂地走掉。每当这个时候,我会用土坷垃瓦片投他,别看他在鸡群里霸道,看到我的进攻便丢盔卸甲缩着翅膀逃之天天。一次,奶奶告诫我不许投。看到我不解的眸子,奶奶笑了:你长大就明白了。两年后,我第一次上学的早上,我一下明白了先前奶奶的话——不叫我投那只公鸡,是怕我把他打坏了,否则,早上就没有报晓的了。我岂不要迟到?大公鸡此时正站在鸡舍上,高高地昂着头,向着我咕咕咕叫着,脖子绷的跟弓似的,洪亮的鸡鸣就从那尖窄的喙间迸射出来!阳光洒在他身上,彩色的羽毛映照着彩虹般的光泽;红的似燃着的鸡冠;神采奕奕大放异采的金睛……我一回头,雄鸡那高大完美的形象一下映到我的脑海里,好似烙印一样再也无法抹去。

  公鸡报晓,一般是夜里三点到四点一次,四点半到五点一次,五点左右到六点多报晓时,我知道自己该起床了。这个时候母亲会摸着我的脑瓜轻轻地唤我的乳名,我装作睡熟不动,母亲就叹口气,给我掖掖被子,不再做声,但是我知道母亲此时是睁着眼睛凝视着我的。当公鸡再次叫起来的时候,母亲会把我托出温暖的被窝,决绝地给我穿棉袄棉裤,我马上会闻到一股熟悉的呛烟的味道,同时我那稚嫩的皮肤也马上感触到炙热的温度,我知道那是母亲在灶间用火刚刚烘烤的。母亲是鸡叫几遍起的床?我无从知道。父亲跟我家的枣红马是什么时候迎着凛冽的寒风走出院门的更无从知晓,只知道父亲是吃完母亲为他煮的高粱米后,出门拉脚去了。偶尔,半夜也听到鸡叫,大人说这个是鬼进村的警告。于是,每每半夜起来尿尿时听到鸡叫,马上急急火火地往被窝里钻,笑的母亲都岔了气。公鸡就是我的钟表,有了他,我不用自己起床看天上的星星去约莫时间,也不用担心睡过时耽误上课时间。大公鸡忠于职守,天复天,月复月,从来没有失误过。自从我看到同村同学蝈蝈家的自鸣钟后,才知道自己靠大公鸡报晓是多么地落后和可怜。人家的自鸣钟分秒不差,只要定闹铃,想什么时候起就什么时候起,而我的时间不是早半个小时就是迟半个小时,从来没有精确过。尽管我很感激我家那只兢兢业业的大公鸡,但是我是多么渴望自己拥有一只自呜钟,跟蝈蝈家一样的,一只蜷曲的天鹅造型,有着夜里不用点灯就能看到钟点的那种夜光的。

  我终于有了一只夜光自鸣钟,是奔马造型的,它代表着父亲的眼光和梦想。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物质,同时我也失去了最珍贵的忠诚。大公鸡在我得到自呜钟的第二天便从这个世界上永远地消失了。那天是星期一,大公鸡好像报晓的比每天都晚,而且一改常态,第一第二遍报晓时间都没有动静,直到第三遍报晓时间才引颈高歌。一般他报晓都是呜叫五六声后稍作休息,再呜叫五六声,三次后就完成一次报晓任务。这次却没有间断,从五点一直叫到六点我走出家门。第一遍报晓的时间是我母亲起床作饭的时间,第二遍报晓时间恰好是父亲起床吃饭出门的时间,第三遍报晓才是为我这个学生服务的……因为有了自鸣钟,父母都没有误事,心里却无名地蹊跷。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大公鸡那天就为我一个人报晓。他把短短一生的追求,用一个鲜活的生命发出他最响亮,最长久,最执着的绝响。

  责任编辑/夏海涛

  信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北方晓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