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不到从前


□ 王 石




沈大为就坐在课堂的木框窗户旁边。窗户面对的是一栋民居瓦房的斜坡,斜坡上是被风刮来的碎小片纸和破烂的小布条。瓦房上方,是大马路上的电线杆,两条颤动的电线,把远处的龟山和龟山上的天空拦腰切断。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一阵阵微风吹得斜瓦上的碎纸片儿轻轻地舞蹈。颤动的电线上挂着一个破风筝,几根被扯断的线头,像老人的长胡子似的在微风中飘动。刚刚过去的那个长长的暑假,沈大为在龟山上认识了一个来采药的有着很长白胡子的老人,他跟老人学了不少东西。每天,他花半个小时走到龟山上去见白胡子老人。老人喜欢他,说他单纯,他也喜欢老人,觉着老人什么都会。他爹妈都说跟老人学点东西好,荒年饿不倒手艺人嘛。爹妈支持,他整天都跟老人待在山上。现在开学了,下午没课时,他就跑到龟山上去找白胡子老人玩。
沈大为看着窗外,脑子里有些想入非非。这时,老师点了他的名字。原来是老师正在询问各位同学长大后的理想。老师说我们现在进入了二年级,同学们虽然生在旧社会,但是在新社会里进了学堂,同学们都是好孩子,都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要有远大的理想。在暑假后上学的第一天,老师让同学们谈谈自己长大后理想是做什么。
同学们的回答不是工程师就是文学家,最差的也是开蒸汽机火车。只有沈大为,他的回答是:普通老百姓。老百姓还不说,还加上一个普通。同学们听了哈哈大笑。
虽然有点惊讶,老师却并没有按惯例问他为什么,也许是他这样想并不让老师感到意外。老师记住的,永远是成绩最好和最调皮的学生,像沈大为这样一般化的学生,不可能受到老师的关注。
这是读小学的事了。
从读小学直至临近五十岁,一生过了一大半,他一直都是一个不受关注的人。如今,在他供职的这个大厂内,他就是那种最普通最不起眼的工人。
他在的这个大厂,近些年几经改革仍无起色,新来的厂长正在暗中策划裁员的方案,四十五岁开外的工人都有点心慌慌。沈大为从来就是逆来顺受,也知道自己没什么地位,就算一切如精明的老黄分析的那样,裁员是分期分批地裁,他也认为自己第一批就在劫难逃,所以他不去着意打听这些,到了快下班的时候,他一如既往,拿了毛巾就往澡堂走。
路上,同一个车间的老黄喊住了他。
老黄也是工人,可人家技术比他好,加工资总少不了,工厂第一次做宿舍楼,能分到房子的,差不多都是厂内有身份和地位的角色,身为工人的老黄,就分到了一套70平米的小三室一厅。沈大为和他是同年进的厂,在这个厂也做了一辈子,至今还住在老城区那间贫民窟似的瓦房里。沈大为平时不怎么和老黄说话。老黄太滑头,眼珠一动就有主意出来,嘴巴一动就可以滔滔不绝,直说得木头都能飘出香味来,什么事经他三说两说就到手了。
“洗澡吧,我也去。”
老黄拿着毛巾从后面追上来。进了澡堂,老黄站在和他对面的水管下——喷头早被人下走了,从水管淋下来的,是和水管一般粗的水柱子。老黄边双手搓着身子边说,你跟我同年的,这段时间身体怎么样?他看了老黄一眼。......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