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请戏


□ 徐 岩

  1
  
  胡福海跟司机小万驱车几千里从贵阳的铜礼往东北的纪县赶,就一个理由,给岳父请一场戏听。
  他手里捧着一个半新不旧的小半导体收录机,把头仰靠在车后背椅上,不时地调整音量和波段,听里面录好了的唱词。那唱词是:
  “一只孤雁往南飞,一阵凄凉一阵悲,雁飞南北知寒暑,哥哥赶考不知归。”
  唱词由一个女声发出来,像哽在喉咙口,加胡胡腔和抱板,从小半导体收录机里发出来,带着回响,在整个车厢里回旋。
  在胡福海看来,这注定了会是一趟无奈的旅途,反反复复地听着这音乐,心里涌起的无非是一阵又一阵席卷而至的酸楚。
  早上路过一个镇子时,胡福海叫小万把车停了,寻家小点的饭馆吃了碗热面。胡福海都有多久没吃这样筋道的宽面条,他真是记不起来了。从东北走出来那年秋上,至今总是有七八个年头了吧。人一生究竟有多少个七八年呢?
  小饭馆的窗玻璃上用红色的不干胶纸贴了“东北面馆”四个字,胡福海就是冲这四个字才停了车的。小饭馆没招牌,却在窗上贴了四个字,乡音一样呀,对于胡福海来说,简直是太亲切了。面抻好后煮熟端上来,冒着腾腾的热气,里面放的辣椒末也是晌干、散碎的那种,吃进去有股子冲劲,直通鼻孔。
  小万的一碗面吃了不到五分钟,可胡福海的却吃了足足十分钟。他端着那只有两个豁口的蓝花海碗认真地把汤喝掉,才付钱走出屋门。
  坐进车里时,他问小万,离纪县还有多远。小万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翻地图,数到十三页,然后飞快地看一眼后,跟他说,九百多公里。胡福海吸了一口烟后说,夜里十一点咱俩吃夜宵,走哪儿算哪儿,然后就住宿在哪儿。
  小万说中,便发动着火,接着踩油门,车子轰地一声开动了。
  
  2
  
  胡福海有怀旧情结不是一年两年了,他有时候闭上眼睛都能够想到他出生并生活过二十四年的那个小镇。
  离他家那么近的杀猪铺子,灌血肠的气味挥之不去。还有街西的卫生院,漂亮的小崔护士,下了班总会穿白大褂从他家门前走过去。他曾发誓他长大了也要娶跟小崔护士一样俊的媳妇。对于一个几乎一辈子嘴里只有清菜豆腐和粗粮的少年来说,这种渴望也完全可以理解。
  小镇有着泥坯院墙的几间教室把他培养成了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可到考大学的节骨眼上,在供销社卖棉布的父亲却患病永远地离开了他们。父亲走了也就意味着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几个孩子也就没钱再读书了。家里姐弟三个,都得靠做家务的母亲养活呢。胡福海把书包放进仓房,被叔叔带到了临县镇郊的一个小煤窑,跟着叔叔当学徒下井挖煤。
  半年后,凭着他的聪慧,居然提前半年时间拿到了工资,这个喜讯没让母亲高兴两个月,她便也病重辞世了。当时他记得大姐已远嫁他乡,只有二姐在镇上的一家编织厂上班,嫁了个酒鬼丈夫,受苦受累不说,还总是受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