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上海的中国设计史年会



  2006年,一次会议偶遇,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汪大伟教授邀请我用他们的“上海市高等教育高地项目”经费做点什么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说,做“设计与中国设计史研究”的年会吧,邀请两岸三地的同行,带着自己的著述,在大物质文化的视野下互相分享心得,应该会有意义。
  与大伟兄的这次见面,注定要在未来留下痕迹,这不是什么宿命,孟尝君与他的资助者的故事早已回到遥远的历史,但在当代体制格局下却也可以产生了一种让孟尝君无法想象的方式,这就是跨地域的学术资助和研究机制在21世纪初中国的有特色形成。去年,大伟兄以同样的方式促成了中国美术学院曹意强教授的“中国美术史研究”年会的成功举办,一样是在临近圣诞节前后的上海,中国最优秀的美术和设计史论学者和教育家聚集在一起,讨论学科的内部问题,并朝着自己的方向出发。这样一种情景,让我感到久违的温暖。
  近年来,中国设计史问题逐渐成为了一个重要而又复杂的问题。
  在市场上出现了若干本中国设计史著作后,我听到了两种不同的反映,一种是,认为它们不过是过去“工艺美术史”的翻版,持这种观点的人大都为从事设计创作或教学的“实践者”,也许他们太希望看到能引导他们走向今天设计的“设计史”,所以对那些仍然沿着年代的线索,并且其注意的重点仍然是清朝及以前的青铜、陶瓷、漆艺、家具等传统工艺品类的设计史,表示了相当的失望;另一种人数稀少,包括我,认为这些著作已开始努力探索与工艺史不同的视野,不能奢望在短时间内就出现一本权威的设计史著作,而现在的努力,已经是“好的”未来的开始。
  透过这些,我更感兴趣的是,“中国设计史”写作繁荣背后的,那种无论是研究者和设计师们都要“重新描述”中国设计史的愿望,是否包含了中国设计界要回望、反思历史,寻找“中国设计”的新的潜流?
  如我一直所说,汉语的“设计”在中国经历了太过于复杂的道路。形而上地看,中国人近现代的生活质量、文化的尊严、传统和现代问题的纠结,可以相当夸张地体现在“设计”的层面上。作为我们内心中由“坚船利炮”阴影构成的西方先进文化的代名词,“设计”以及它所体现的“物”成为一种先进生活方式的象征,在中国不同时候的改革中成为许多先进人物的向往和追求,但是,由于中国社会发展形态的局限,“设计”的变体─工艺、图案、装饰、工艺美术等等,就相继成为中国设计曲折发展的表征,无数具有超前思想的设计师或设计教育家,不可避免地成为悲剧英雄。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写出自己的“设计史”了?
  这是否因为,我们可以自信地站在现代文化的角度回望那些漫长的农耕社会中我们祖先质朴而又充满本土智慧的创造了?是否认为,我们已经拥有了与西方等量齐观的现代设计知识体系,从而可以从容续接曾经卑微的以廉价劳动力密集型生产为主构成的“中国制造”的历史?是否已经可以说,看,我已站在历史的时空中找到了未来的方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