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澜沧江—他念他翁山脉—怒江


□ 聂作平

  东达拉山垭口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是川藏线南线最高的公路垭口,更重要的它是中国的太平洋流域和印度洋流域的分水岭垭口。虽然不像站在非洲的好望角,可以同时看到西边的大西洋和东边的印度洋,但在这里,你完全可以想象和体会,垭口东西两侧分道扬镳的水系,与两个不同大洋之间的联系。
  
  
  熟悉川藏线的人都知道,这条路虽然号称天险,但最危险的地方其实只有几处,比如通麦天险、排龙天险和怒江天险。与这几处名声在外的天险相比,另一处天险却没有太高的知名度,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知道这个没有名气的天险与其他几个声名显赫的天险一样,同样让人望而生畏。
  从竹卡到左贡县城只有100多公里,就是这100多公里,成了众多行驶过川藏线的司机谈虎色变的天险。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其间横垣着觉巴山。翻越觉巴山,成为川藏线的一个难点。
  竹卡是位于澜沧江畔的一座小镇,以它为中轴,在澜沧江东西两岸,对称地分布着两座山峰,那就是拉乌山和觉巴山。作为他念他翁山脉的组成部分,这两座东西对称的山峰和夹在它们中间的澜沧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V字。坐落在江畔的竹卡海拔为2600米,与拉乌山垭口相比,高差近1800米;与觉巴山垭口相比,高差近1300米也就是说,觉巴山垭口比拉乌山垭口略低。那些从成都往拉萨方向而去的旅行者,常常会因拉乌山地势平缓,很容易就一掠而过,从而会对与之相邻的、却比它稍低的觉巴山产生轻敌念头。殊不知,山不在高,觉巴山垭口虽然低于拉乌山垭口,但其险峻,却远非温和的拉乌山可比。从某种意义上讲,翻越拉乌山只是为了翻越觉巴山而进行的一次预热和演习。
  位于江畔的竹卡,基本可以算作是觉巴山的山脚,急流滚滚的澜沧江千百年来的深深下切,使得江岸往往壁立千仞,一派荒凉与坚硬。随着公路的峰回路转,大地在向着天空的方向急速抬升。翻越觉巴山垭口的路,不少地段的路面都是紧靠山体硬生生开凿出来的,路面窄而陡,而且为了避免车辆掉下悬崖,路中间堆满了铺路用的沙土,往来的车辆必须从沙土堆上碾过去,令车技不高的司机望而生畏。这条路急弯特别多,坐在车上,感觉汽车好像在不停地画圆圈。由于缺少植被,时常会有松动的岩石从头顶掉下来,车里的人难免嘀咕:千万别掉下大石头啊。这决定了翻越觉巴山垭口的公路必须呈之字形,因此,当你站在觉巴山高处,你会发现与业拉山垭口几乎面容相同的72道拐。
  由于行路艰难,觉巴山的限速是时速10公里这种速度下,汽车像一只甲壳虫,顺着公路这条云端里荡来荡去的丝线在小心地爬行。就在通往垭口的路上,不时仍可远远地看见澜沧江,只是,此时的澜沧江因为距离而变得细若游丝。川藏线和澜沧江像一对饱含深情却羞于表白的情人,如影随形而又保持着必要的距离。
  抵达觉巴山垭口,朝着拉萨的方向,就是急转直下的下山路。随着山间一排排小块梯田的出现,一个叫作登巴的小村庄出现在了觉巴山的千山万壑之间。这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村庄,仅有的几排房子、一所小学校和一座小寺庙,构成了这个村庄的全部。尽管从村头到村尾还走不了两分钟,但对觉巴山这样荒凉的边地来说,登巴村的出现无疑给那些终日穿行在山与山之间、垭口与垭口之间的旅人,带来了一丝温暖和人气。如果说觉巴山垭口是一座看不见风景的险峰,也并不完全确切,因为,登巴村就是觉巴山中动人的风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