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做小生意的人


□ 王振川

我平时并不是很关注生意人,只是作为一个消费者,免不了要和生意人接触。多年下来,竟然留下一些印象,写成一些零零碎碎的小文。有的人,只记得长相特征;有的人,只知道姓氏。但无一例外,都是些很平凡的小生意人,也都和“吃喝”靠得很近,这也证明了我的饕餮本性了。

夫妻搭档

如果能像郭靖、黄蓉那样夫妻搭档、浪迹江湖,是再惬意不过的事了。但我平常所见的夫妻搭档,却是以小商贩居多。
刚上班那会儿,在单位的食堂吃饭,大师傅老张做饭并不好吃,所以我就常常到外头小饭馆吃牛肉饺子。当地的牛肉饺子都号称“永济牛肉饺子”,好像名牌一样,其实是价钱便宜、味道不错的“牛油饺子”,一块五能买半斤。饺子店开在街头的一间危房里,谈不上有什么装潢,极尽破旧简陋之能事,卖饺子的小两口听口音是永济人,王维的老乡。男的不英俊,女的也不漂亮,典型的农民打扮。店小得不能再小,炉子生在门外,屋里只一张桌子,和一张案板,已经挤得不得了,看样子那案板晚上还得当两口子的床。不过我很喜欢那里,饺子味道不错,省钱,店小能敬客,我也是农村出身,不嫌他们脏。就这样三天两头地,吃了好几年。后来,小两口积了一些本钱,把隔壁的一间危房也租了过来,打通,多放了三四张桌子,买了冰箱,开始带卖啤酒凉菜,一年总能赚七八万块钱吧。再后来,城市清理危房,他们就不见了。
我只得另找地方,在检察院门口发现了一个“北京饺子馆”,看样子比“永济饺子”高档,价钱贵一些,但饺子个大肉多,味道称得上鲜美。卖饺子的也是夫妻俩,都是三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五大三粗,一口东北味的普通话,给人的印象是豪爽利索。我猜他们是国企的下岗职工,本地有几家大企业,以前是从东北迁过来的,工人都讲东北普通话。他们的店虽然也小,但很气派,屋里放了两个大冰箱存放冻饺,墙上还有大功率的分体式空调给客人收汗。有一回我和同事要了一大盘红烧排骨猛啃,女店主发自内心地笑道:“吃着解恨吧!”能说出“解恨”二字来,定然是吃中同道了。同事田君看她胖大的样子很招人喜欢,就出主意说:“你做一些漂亮的小包装袋,把冻饺装起来卖给下班路过的人,一定有不少生意。”她采纳了,真赚了不少钱,后来他们都不想再费劲煮饺子卖了。但没过多久,检察院清理门前环境,他们就撤到别处去了。好在街上的饺子店越来越多,也就不想念他们了。
我上班要从艺校门口路过,那里有一个卖鸡蛋饼和馄饨的早点摊。摊主是一对老年夫妻,头发雪白而整齐,可能是艺校退休的教师,也说不定是蒲剧老艺人呢。他们两个不多说话,但彬彬有礼,有一种特殊的风范。老太太用竹片代刀煎鸡蛋饼,老爷子负责煮馄饨,都是慢条斯理的。他们的食品味道可口,并且很干净,吃着放心。还有一绝,老爷子虽然低头做事,不东张西望,但对客人的先来后到记得很清楚,从不出错,先来的先吃,后来的只好等着,因为他们干什么都慢。他们的生意每天都是红火的,来吃的人多,但可想而知,赚钱也有限,发不了财,只能贴补家用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