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年在厦门听雨


□ 刘兆林

到底是春节了,北方刚下过一两天的雪就已开化,不仅街上水漉漉的,向阳楼檐下也有雨似的水珠儿慢慢滴下来。没谁来家拜年,也没出去拜年,我便有空儿望着化成水的雪们想点什么。不由得又想起那年在厦门听过的雨了。
那时年轻,血不稠,很容易被包括雨在内的什么事儿弄得热血沸腾,夜不成眠,尤其南国鼓浪屿那个有了心事的春夜。我这北方男人眼里,厦门鼓浪屿,那就是天之涯,海之角了,什么都有诗意,何况比北方湿得饱满落地很快便可入海的雨呢!我在厦门那些日子,一直把雨当诗读。惟独那天夜里,我把雨当成了又臭又长的裹脚布。
那夜是我生日的前夜。往年在家里,基本不过生日的。父母不在了,没出息的自己而立之年已过,过一年就更没出息一年了,过什么破生日啊!可那年我在鼓浪屿是参加部队办的清一色男人们的笔会,前期还热热闹闹挺有意思,后来就寂寞了。有天睡前记日记,忽然发觉,后天是我生日,便忽然反常地产生了要认真过一过的念头。这念头跟我那几天新认识了一个女性有关。她留给我的印象太好了,从性格学养到音容笑貌及言谈举止,都可以说极富魅力,而且我感觉她也对我有点好印象,所以便非常想再见。但人家是女性,而且初识,究竟你自我感觉那点好印象是否确切,还不一定,就贸然想再见,太不自重了吧?于是生日就成了一根自救的稻草,一把被我抓住了。经过反复考虑,第二天我打电话试探着约她说,后天是我生日,想找几个朋友聚聚,你有时间吗?她真是善良且有修养,竟没找借口拒绝我,只是问还有谁。我说还有陪我头回见她那个战友和那战友的一位女友。她稍沉默一下说,那好吧,如果到时没太特殊的事,一定去。我说,就说准了,明天上午九点整,在厦门植物园正门口集合,不见不散!她答应后又补充说,如果到时下雨就算了!
我巴不得下刀子也要顶锅去的,但既然人家有了明确态度,我也只好听天由命了。当时我倒没担心下雨,因我打电话时天从来没那么晴过,那是多日来少有一个响晴天。我担心她到时以别的借口不去,便堵了退路说,那么,除了下雨,什么情况都一定去啊!
得到她肯定回答后,我忙告诉那位战友,求他再和女友陪我一次。也寂寞着的战友高兴地捣了我一拳说,放心吧,这忙哥们一定帮,何况也等于你帮我呢!
因第二天要抛下弟兄们去和女性聚会,心下不安,为图道德完善,头天晚上弄瓶好酒先和大家喝了,然后备下野餐食品,才安心躺下,只等明早赶头班船奔植物园了。
可事儿真就坏在雨上了。刚要入睡,外面有催眠曲似的声音由远而来。我正想借助这声音进入梦乡,却忽然一道长闪,接着又轰隆隆一声长雷,梦乡之门被关了。于是那哗哗啦啦的雨声便成了催醒乐,怎么也不让我睡了。这多余的雨会下到几时啊?一会一道闪电,一会一阵马队越过长街似的雨脚声,隐约还有远处风掀大海的涛声……直至不用开灯就能看清表针的清晨了,雨还在撒欢儿。基本没有合眼的我盘算着,从住地到植物园,先要步行半小时到码头。如果顺当马上就能乘船,十分钟可到对岸。再转乘两次公共汽车,还需一小时方可到达植物园。这样,我必需提前两小时出发才能准时赴约。但眼瞅七点了,雨还毫不泄气,谁知九点会不会停呢?若等九点停了,我再出发,就晚了。马上出发,雨又没丝毫要停的迹象。我只有选择宁可枉费心机也不失去万一的方案了。我摇醒战友,他笑我痴心妄想说,这可不是我不够哥们,是老天爷不让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