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马湖的冬天(外二篇)


□ 赵 畅

白马湖的冬天(外二篇)
赵 畅

赵畅一九六一年出生。做过中学语文教师,当过中学校长。曾任浙江省上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现任上虞市政协副主席。中国作协会员、浙江书协会员、浙江省杂文学会副会长。近年来先后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青年文学》等报刊发表散文、随笔、杂文三百余万字。出版文学专著十四本。曾获中国作协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全国第二届青年文学奖、浙江作协“1997—1999优秀作品奖、《人民文学》征文二等奖等。

冬天到了,我油然忆起了那个让人魂牵梦萦的白马湖,那个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令群贤毕至的白马湖。要知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白马湖,弦歌之声不断,先后有几十个名人、学者、大师到此任教、游学,这铁中钉钉之事,可谓是放了“卫星”。
白马湖,临处浙江上虞一个叫驿亭的地方,此湖“并非圆圆的或方方的湖,如你所想到的,这是曲曲折折大大小小许多湖的总名”(朱自清语)。据说宋时有个姓周的人骑白马入湖仙去,所以便有了白马湖这样一个好听的名字。
白马湖是美的化身,春天尤佳。然而,在我却偏偏喜欢白马湖冬天的景致。不为别的,只是因为白马湖那曾经出神入化的“传奇故事”始于冬季。
想一想吧,假若没有那座穿过历史烟尘而今依然辉煌如故的春晖园,这白马湖何以闻名遐迩,以至赢得“北南开,南春晖”之美誉?假如失却了那凝固着人文精神之美的春晖园,这白马湖自然之美是不是太浅薄了呢?可要知道,这缱绻着后人,厚重着未来的春晖园,是冬日幻化而成的一缕梦韵,是雪花飘洒勾勒而成的一张蓝图——虽有点遥远却触手可及,虽有些陌生却似曾相识。
一个雪飘风烈的冬日,急急的脚步把我带到了白马湖畔春晖园。园正西,有一座小小的拱桥。抬望眼,那老校门水泥校牌上分明展示着第一任校长经亨颐的手迹:春晖中学。于是,蓦然意识到:历史与现实那种难以割裂的关联,居然近到仅仅隔了一座小桥。心中仰慕已久,那远在八十多年前的知音似乎会突然间迎面走来,于是寒意里便有了一丝温馨,飞雪中便有了一种幻境,脚底下便有些飘忽。
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一九二一年的那个初冬,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尽管那一天窗外白雪皑皑,天寒地冻,可著名教育家、金石家经亨颐与时任上虞教育会长的王佐心里暖乎乎的。这不仅因为他们与曾在上海经营皮货生意的巨富陈春澜第一次会晤,彼此间便有了难能可贵的灵犀,更是因为今天在王佐驻地王家台门,他们将共同迎来这位特别的宾客,以为当地教育之千秋大业奠基。
王佐家显然只是王家大台门里的一个小台门。王佐家值得夸耀的不是别的,而是汗牛充栋的藏书和进进出出的文人。要知道,当年蔡元培曾在这里读过书,修过县志。时值半晌午,一顶绿呢大轿沉甸甸地抬进了王家台门,并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小台门的天井里。众人从轿里扶出一位满头银发的老绅士。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富甲一方的陈春澜。

经亨颐扶着他缓缓走上台阶,堂屋的八扇雕花门刹地打开,但见堂前已摆好一桌盛筵,一对红烛在高高的银烛台上熊熊旺焰。喜形于色的陈春澜不禁说:“子渊(经亨颐字子渊),我们三代人又见面了。”此时,王佐早已在影壁前恭候。接去风斗、手杖,送上手炉、脚炉,端上热茶。一阵寒暄以后,经亨颐亲自斟上热酒,王佐则叫众人着地铺上一块红毯,然后他恭恭敬敬地拱手过头,说:“子渊的建校计划我全看过,是切实可行的,今天趁我在这里,我为‘春晖’请命:二十万大洋的数字虽大了些,每年万五千的常用费也是不能少的,将来桃李满天下,就都是你繁衍的子孙,功绩是不会忘的。”说着,就要向红毯跪去。见状,陈春澜急忙从虎皮绒毯的太师椅里起来上前相扶,“万万使不得,万万使不得”,这般真诚,这般热心,陈春澜还能不被震撼、感化?当三人一一在春晖中学创建文书上画押签名后,经亨颐想起了前些日子吟就的两句诗:“孝门岭(陈春澜先生驻地)顶彤云开,松涛滚滚迎春晖。”王佐则即兴而和:“今日红烛照三代,他年桃李映春晖。”此时此刻,想毕门外早已大雪骤停,因为这样的大恩大德,老天亦会为之感动的,不是吗?
……
白马湖的冬天,确乎另有一番情韵。下雪之时,室内分外明亮,晚上差不多不用燃灯。雪霁,为积雪覆盖的瑞典式楼宇的春晖园愈发威严凝重,宏伟的青砖黛瓦建筑群,蓦地变成了广袤的青白相映的绚丽世界。过不了几天,寒风乍起,白马湖百顷碧波猝然化作皑皑坚冰。看泥地,则惨得如水门汀,连山色都冻得发紫而黯。最让人感奋的,则是春晖中学第一任校长经亨颐住所前三棵合抱的巨松。但见古松依然青翠葱郁,枝桠或虬蟠,或倾斜,或横展,千姿百态。树冠白雪更添妩媚。鸟雀在树枝间清脆啁啾、欢快娱戏,松枝颤动,积雪碎玉般纷纷坠落……这“岁寒三友”之一的松树,到底勾起了我对经亨颐校长以松名居的回忆:经亨颐平时以书画金石自遣,他特别喜欢松,故将居处题名为“长松山房”,并自题“松”画:“为木当作松,松寒不改容,我爱太白句,居亦曰长松。”以爱松颂松,借喻逆境中傲然挺立毫不改容的气节。是啊,当年因“一师风潮”愤然离开杭州的经亨颐,到达春晖中学后,秉承“与时俱进”的校训,开启“男女同校同学”先河,将《新青年》《向导》《语丝》等进步刊物无所顾忌地选为课本,以自身的人格魅力,聚拢了何香凝、蔡元培、黄炎培、张闻天、胡愈之、郭沫若、叶圣陶、陈望道、刘大白、俞平伯、于右任、夏丏尊、朱自清、丰子恺、朱光潜、弘一法师等一大批硕彦……这活跃着的民主与自由的因子,这挥舞着的改革与整饬的旗帜,是不是折射了其凌霜傲雪、不屈不挠、遇强则强、逆境奋起,使所有真正的男儿血脉贲张的“长松”性格呢?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