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色玫瑰


□ 白 地

写给友人

你要绕过一场夏天的雪,才能进入冬天;
绕过那些善良的措词,才能表达年代的缺口。

温顺的羊群总出现在门口,你喂养它们:
“生灵啊,来,喝下我煮的奶汁……”

你善良的妻,未出生的儿女们,一起走来。
他们说外面天黑,劳动者们还在下地干活,

——你执起的锄从未砍伤过一根草。
花朵躲在蕊里,用花粉为一些人哭;

为一些人祈祷。幸福是一件瓷器,擦拭,
是它必需的命运。

声 音

常听到与命运无关的声音,暴风雨
与树干分裂的声音,雷电和人们跑步的声音。

这只是不走运的空气在我们身边发生。
谁能拯救整座城市,用霹雳

拨打万里之外的电话,用毕生的失败
收割人们的皱纹?

都无话可说,又不由自主拿起了火机,
点燃一支烟。烟的声音,嘶嘶的,

像无聊的人砍伐成批的果树,
并在砍伐的劳累中一—睡去。

白色玫瑰

窗台上的雨水疯狂溢进,
带着风吼与沮丧;带着转过身的忧伤,
将左臂弯曲,右臂伸出。
岁月,打下日渐衰老的眼睛,
与水一起奔跑,散步。

一朵白玫瑰躲在一丛白色百合里,
混合的香气迷乱书本,那些不起眼的补丁,
水果,营养品,各类药片。
蜡烛燃起了,电话响了,晚餐熟了;
阳光来了,天又亮了。

病踏着七月的白而来,伴着巴赫的乐声;
烟缸的颜色不太明朗,
当我又下楼问路,找那些付款的窗口,
花朵们预告着不见,
白玫瑰的脸乌黑而破碎——当人们转身。

复 活

七月说走就走,常青藤
死了一回又一回。你说给我送来不死的兰花,
不再把呼吸供给死却的尘土。
那些信笺,信封,和笔
哪一样,写着我的父亲,或者母亲?

下个月,桂花开满枕边;月饼渡着我的孱弱。
那么多朋友都在葱郁的林中散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