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遇在中唐


□ 沙红兵

  第一次读宇文所安、川合康三,在笔者的阅读经验里都是令人难忘的不期而遇。宇文先生《自残与身份:上古中国对内在自我的呈现》一文,从身体与身份关系的全新角度,解读司马迁笔下自残复仇的刺客豫让、聂政故事,探讨从一个人的外表识别一个人与识别外表之下所隐藏的人,身份作为名字之“名”与作为名声之“名”、名誉之“名”等种种纠缠难清的问题。最后掉笔及于司马迁,提醒人们在豫让、聂政的背后,还有一位身罹腐刑而终“成一家之言”的史官,更是文底惊澜,余波悠长。第一次读川合康三,则是他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来华参加一次韩愈研讨会提交的会议论文,讨论韩愈的《画记》。这篇韩文向来因简单罗列画中内容而被讥为“甲乙账”,如开头三句“骑而立者五人,骑而被甲载兵立者十人,一人骑而执大旗前立”,但川合先生却独具慧眼,指出即以这几句为例,如果韩愈仅满足于客观罗列,第三句只要沿用前两句的句式即可,但其实不然,正表明作者要用与文学完全不同的语言、用离文学最远的样式来创造文学。
  近两年相继推出的宇文所安《中国“中世纪”的终结》(以下简称《终结》)、川合康三《终南山的变容》(以下简称《变容》)两部著作,再次唤起了笔者的不期而遇之感。两位分别来自美国和日本的中国文学研究者,在“中唐”文学时空里不期而遇。钱钟书说,东海西海,心理攸同,宇文、川合的这两部著作,在主要论旨、研究范式,甚至具体篇目安排上,都形成了意味深长的相互映照。
  《终结》、《变容》二书中文版各有一个基本相同的副标题:“中唐文学文化论集”、“中唐文学论集”。这些副标题显然更符合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者与读者长期以来形成的写作、阅读习惯。宇文也明确知道现有书名里打上引号的“中世纪”与欧洲意义上的中世纪(the Middle Ages)不同。但他依然使用这一欧洲术语,意在唤起一种类比联想:欧洲从中世纪进入文艺复兴时期,和中国从唐到宋的转型,虽然有深刻的差别,但两者之间也有很多相似之处。从“中世纪”这个切入点进入,可以提醒人们从熟悉的“中唐”情境、从既有的习惯定势中走出来,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思考八九世纪之交唐代贞元、元和年间的特殊历史阶段,中国文学、文化初次发生的重大变化。“当我们改变文学史分期的语境,熟悉的文本也会带上新的重要性,我们也会注意到我们原本忽视了的东西。”(《终结·前言》)与《终结》相比,《变容》一书是多篇文章的结集,以《终南山的变容》这篇代表性论文作为书题,川合也许不像宇文借用“中世纪”那样有意为之,但整部著作却也具有着同样的明确意识:“内藤湖南曾经以唐代为中世,以宋代为近世,认为它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断裂。被称为唐宋变革期的这一转变,即使在文学领域也能于中唐看到。”(《变容》,25页)也正与宇文一样,将“中唐”置于内藤湖南所揭橥的唐宋转型的大格局之中,作整体性的观照和体味。在此,“众多文人士大夫共同分享同一种价值观”(《终结》,15页),这不仅体现在韩愈、柳宗元、刘禹锡、白居易、元稹等这一时期的代表性作家的创作之中,也体现在聚集于他们周围的一批影响力稍逊、但同样个性鲜明的小诗人身上,特别是聚集于韩愈身边的卢仝、孟郊、李贺等新型诗人,他们共同散发出一种磨砺得锐利的个性魅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