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致远《半夜雷轰荐福碑》杂剧本事考索


□ 张文澍

  马致远《荐福碑》杂剧写北宋仁宗朝前后事,剧中主人公张镐以文人不偶,流落他乡,不得已借范仲淹荐书以求闻达,不料时运背晦,将成而复败,至屈栖佛刹,拓唐欧阳询荐福寺碑文。然其人实出自唐代同名之真实人物,而北宋苏轼复推波助澜,终酝酿形成此艺术形象。其人其事于唐、宋正史、诗文别集、笔记等文献皆有征,杂剧显为杂采众说,羼合凑成。现就前人研究已得、未得,涉及剧情主人公张镐、荐福碑与分夜钟即无常钟三事分予考索,俾明晰此剧本事之来源。
  一、关于《荐福碑》杂剧之主人公张镐。按《旧唐书》、《新唐书》皆载一人名张镐者,为玄宗时人。《旧唐书》卷一一一本传谓:“张镐,博州人也。风仪魁岸,廓落有大志。涉猎经史,好谈王霸大略。少时师事吴兢,兢甚重之。后游京师,端居一室,不交世务。性嗜酒,好琴,常置座右。公卿或有邀之者,镐策杖径往,求醉而已。”肃宗时拜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南阳郡公,“有文武才”,“为人简澹,不事中要。”《新唐书》卷一三九本传略同。此人与马致远《荐福碑》杂剧主人公张镐之时代、身世不同。但比较二人,皆抱经天纬地之才,初皆僻居陋巷而不达,又皆嗜酒,终皆凭借贵人之提携升至显宦,其穷通利达实有相似之处。
  北宋时,苏轼诗文多涉此典,成为此本事流传之中心人物。东坡有侍女朝云,为其晚年钟情之人。东坡尝为作《王氏生日致语口号》七言律。中华书局本《苏轼诗集》卷四六诗前小序有云:
  
  怜谢端之早孤,潜炊相助;叹张镐之没兴,遇酒辄欢。
  
  二语显然以前者比附朝云,后者比附己身。东坡虽为名宦,且享尽文名,但身陷党争,一生仕途不利,两遭贬斥,初谪黄州,再谪惠州、儋耳,终于海南召还之顷,病死道途。其间,赖有朝云忠心不贰,一路护持,竟不幸于惠州误食蛇羹致病,数月而亡,事参宋朱彧《萍州可谈》卷二。《苏轼诗集》卷三八有《朝云诗并引》记王氏贤惠。《诗引》云:“世谓乐天有鬻骆马放杨枝词,嘉其主老病,不忍去也。然梦得有诗云:‘春尽絮飞留不住,随风好去落谁家?’乐天亦云:‘病与乐天相伴住,春随樊子一时归。’则是樊素竟去也。予家有数妾,四五年相继辞去;独朝云者随予南迁。因读乐天集,戏作此诗。朝云姓王氏,钱唐人。尝有子曰幹儿,未期而夭云。”朝云虽非与张镐本事直接有关,但东坡自比张镐,与朝云对待,清晰反映出东坡“没兴”之意态(按:没兴,倒霉、走背字、不开心义。又,东坡一生嗜酒,考诸其诗、文集,多有涉及酒者)。故比对两《唐书》之张镐本传与《王氏生日致语口号》诗序,东坡用以自比之古人及嗜酒之双重事象,此张镐显即唐人张镐。
  又,中华书局本《苏轼文集》卷五七收《答贾耘老四首》,重复提及张镐其人,以及“没兴”、“酒”等意象。其第三书云:
  
  久放江湖,不见伟人;前在金山,滕元发乘小舟破巨浪来相见,出船巍然,使人神耸。好个没兴底张镐相公!……别后酒狂,甚长进也。老杜云:“张公一生江海客,身长九尺须眉苍。”谓张镐也。萧嵩荐之云:“用之则为帝王师;不用则穷谷一病叟耳。”
  
  按:杜诗句出《洗兵行》(按:一作《洗兵马》)。中华书局本清仇兆鳌《杜诗详注》卷六原诗注引《旧唐书》本传云:“张镐风仪魁岸,廓落有大志,好谈王伯大略,自褐衣拜左拾遗。玄宗幸蜀,徒步扈从。玄宗遣赴行在,至凤翔,奏议多有弘益,拜谏议大夫,寻代房琯为相。”此东坡诗引与书信中之张镐即唐玄宗时张镐又一确定无疑之证据。萧嵩,一云为萧昕,与镐友善,上表荐镐也。嵩、昕,新、旧《唐书》皆有传。然新、旧《唐书》嵩传无荐镐事。而《旧唐书》卷一四六昕传载:
  
  昕尝与布衣张镐友善,馆而礼之,表荐之曰:“如镐者,用之则为王者师;不用则幽谷一叟尔。”玄宗擢镐拾遗,不数年,出入将相。
  
  《新唐书》卷一五九昕传亦载:
  
  昕始荐张镐、来瑱……其后镐兴布衣,不数年位将相……
  
  可见苏记有误,荐张镐者当为萧昕。又昕传与镐本传所记之荐者不同,一为杨妃之兄国忠;一为萧昕。但无论如何,张镐形象在北宋时即具有书生穷居里巷,一朝致身飞腾之象征意义。
  东坡似对张镐有特别之兴趣,其于《东坡志林》中两处提及上引杜诗,一处提及上引《答贾耘老书》;于《仇池笔记》亦有一处提及杜诗,足见东坡专喜此典,非泛泛言及而已。
  又东坡书称及滕元发。案元发,东坡友人,《宋史》卷三三二有传。传谓:“元发在神宗前论事,如家人父子,言去文饰,洞见肝鬲。神宗知其诚荩,事无巨细,人无亲疏,辄皆问之。元发随事解答,不稍嫌隐。王安石方立新法,天下讻讻。恐元发有言,神宗信之也,因事以翰林侍读学士出知郓州,徙定州……历青州,应天府,齐、邓二州。会妇党李逢为逆,或因以挤之,黜为池州,未行,改安州。流落且十岁,犹以前过贬居筠州。或以为复有后命,元发笑谈自若,曰:‘天知吾直,上知吾忠,吾何忧哉?’遂上章自讼,有曰:‘乐羊无功,谤书满箧;即墨何罪,毁言日闻。’神宗览之恻然,即以为湖州。”再案今人孔凡礼《苏轼年谱》卷三“元丰七年”(1084)项下七月事,先列“往来京口,与滕元发(达道)会金山”;后列“为元发草湖州谢表。元发赴湖州任”。如此,则东坡作《答贾耘老》书信之时,元发正当贬客逐臣“没兴”之际。故可断定,“张镐”典故在宋代当寄寓流落不偶之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