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荣精神


□ 宋长江

  阿荣是南方人。阿荣是男性。不过,他的全名却是典型的女人名字。
  本应在我记忆的河流里渐渐远去的阿荣,不曾想,二十多年后,一次又一次鲜活地涌入我记忆的前沿。起因有些特殊——我突然想起“赚钱”这个话题。
  退回三十年,赚钱,对多数人来说是一个很难说出口的陌生词,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未入多数人思想的陌生词。那时,绝大多数人都是公家人,论级别论工种拿工资,“赚”字也就无从可谈。匆匆三十年过去,回首发现,赚钱的大门早已打开,无论地位高低,无论年长年少,能赚得到或赚不到的,赚钱一说再也无需掩饰了,说和做也无需顾忌,就看你有没有本事。现在我之所以捞起这个话题,是因为近几年恍然发觉,在我的周围,有钱人默然陡增,尤其对那些个无权做贪官的人,出手十几万买车,几十万买房,或悄默声地把孩子送到国外上学,令我诧异。我甚至幼稚地发问,他们哪来的钱呀?反思挖掘,得出两个结论:一是赚钱人各有个的道,二是赚钱人需要有精神。
  于是,“赚钱精神”几个字频频在脑子里出现。我说的精神,非指人要有赚钱的精神头,才可赚到钱,而是把“精神”提升到“主义”的高度,来认识赚钱的问题。思来想去,精神我没有,赚钱的道也说不出个子戊卯丑。困惑之中,阿荣在我记忆的河流里憨憨走来,笑嘻嘻地对我说,别难为自己了,说说我,你要谈的问题就好谈了。
  我想也是。
  二十多年前,我在一家公家公司工作。在这里,提“公家”是非常重要的。
  阿荣那时也就二十多岁。
  东北的冬天,毫无疑问是非常寒冷的。寒冷中的阿荣,穿着单薄,独自闯进公司推销产品。他的形象么,矮个儿,厚嘴唇,单眼皮,腼腆,说话和穿着一样,不利索。以北方城里人的眼光,他的整体形象就是一个乡下人。他是来推销陶瓷产品的。
  我们是公家人。说来惭愧,那时我们只懂进货,在家等别人来买货,不懂推销。这样说来,南方人比我们在观念上就先行了一步。就比如当年传说,说深圳人白天上班,下班后摆地摊一样,赚钱之说在南方不但生了根,还发了芽。我们却还藏在冻雪之下。
  其实南方人的赚钱精神,感悟非从阿荣开始。之前,东北所有城市的大街小巷,甚至乡下,几年内,便被崩爆米花和修鞋的江浙人占据了大半江山。我们在享受爆米花香和修鞋的便宜和便利时,有谁在思谋这是一次南方人赚钱观念大举向北方进军的号角呢?甚至在若干年后,江浙人怀揣北方人的钱撤退后,在家乡用辛苦赚来的钱盖起小楼或开办工厂时,我们还都没认识到,我们还沉睡在冻雪之下。
  阿荣来了,我就是一个还睡在冻雪之下的人。
  阿荣送上门的生意,无需先付钱,卖了货后再付,无风险,这等轻而易举的生意自然可做。一个阶段的交往,才初步知道,阿荣独自一人已在我们这个东北小城驻扎多年,生意做得也算是遍地开花。阿荣谦恭,我们小看他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