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致凡·高书(组诗)


□ 耿 翔

致凡·高书(组诗)
耿 翔

读《鸢尾花》
告诉我,你在这些神的花朵上
激情燃烧地投入了什么:一片挤占大地的绿
一片没入天空的蓝?还是我用肉眼
看不见的秘密

一个人超越色彩
想看到:那束最后照亮世界的光
如何从你身上发出?如何从鸢尾花波动着的
情绪之中,唤起沉睡在泥土里
诗意的栖居?不要问圣雷米
比阿尔谁更美丽
有这些像公主一样的
花朵,你一生的
贫困,不再是贫困

或许热爱大地
是我们共同的品质。《鸢尾花》
已经陪伴我,在这座唐诗的长安
生活了很久。一如火焰在苦难中
还能散发出
生命的能量,应该因为这些花朵
我不忍心,阅读曹氏笔下
那个葬花的人,但众花之门

已被我关在,你一直燃烧着的
鸢尾花后面

告诉我,你是倾尽
生命剩余的力量,在圣雷米用一片神的花朵
铺绕自己最后的天路?还是想给人类
留下:火焰一样的忧伤
读《越过围墙眺望远山》
在凡•高的病体上
我又一次看到,那份在阿尔
滋养出来的力量
它没有消失,它被大自然
在某个早晨,很神秘地唤醒

那双眼睛,在一扇打开的
窗后,冷静地燃烧着
这里没有向日葵,有一片被围墙围着
又被风暴破坏过的麦田,他让它在冷色彩里
倒伏下来。在奔赴成熟的路上
有些悲壮的麦子,像他在阿尔
被贫困折磨成,只剩下
对绘画有感觉的病人

他也像受伤的麦子一样
急需越过,眼前的围墙
他飘忽不定的精神,要在自由的房舍里栖息
要在自由的橄榄树下栖息
要越过群山,在天空和云朵
涌过来的梦幻里
恢复色彩,埋在心中的
那些圣境

我不想说,身上的伤势
让凡•高的体质每况愈下,但我想说眺望群山
让凡•高的精神,永远在一个高度上
替神飞翔
读《有丝柏的麦田》
我知道凡•高,应该感觉到了
生命于他,就像这些季节变化一样无情
说走就走,连挥一挥手
也不用了

我知道丝柏,站在田野
从来就不是单纯的风景,它像黑色的碑石
坚定着一个人,在生命的尽头
走路的步伐
我知道麦田,不是用来
替大地抒情的,它纯金的颜色
是我们一生放在肠胃里,还依然闪烁着
光芒的粮食

我知道远山,一直围绕着
脚下奔涌的河流,不怕躯体的
突然断裂和崩塌,给沿途的树木和人畜
一个抬头的高度

我知道云朵,总爱在山后
翻卷一个季节,或一个世纪
复杂心情,把一片我们一生也没走出的
平原,压迫在下边

我也知道凡•高,想把自己
安放在这样的丝柏下,有淡紫色的天空
有远山和麦田,他这样祈求
身后,不要太凄凉
读《星月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