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斜晖(外一首)


□ 严 观


看着阳光漫散 忽然惊觉的梦
在眼前轻轻碎裂
一次又一次 无法追索的梦
在金光里逃逸
飞鸟的进军
在震荡的晚钟声里消失踪影
院子里的狗躁动凶猛
什么使一条狗感到这样的迷狂?
人迹渺茫里沉醉遥远的国度
绿色中的黄昏
晦暗的道路,精神的羁靡
奋斗,生的欢乐
总也无法放在一个可见的维度
而所谓的过去
那注满文字的点滴生活的遗漏
飞蝠般逃逸的动作、思绪
那历史 张着怀疑的眼神
抖索着双手
穿着空无的针线
预言、命运与判决
听任倾听者的屈服
头戴羽翎的使者
还在跟随权威的引领
就快降临
世上最美的微笑
已在屋檐下顺着雨水
化身金合欢的叶脉
是晦暗的、无法侧度的深渊
群山的萎顿,河床的翻卷
山脚下衰老的人
望着阔大混噩的流水
面孔中写满亡灵的密码
双手展示着
自然对人的冷酷
而群体,杂沓的脚步
在朝向某种时分时分外整齐
瘴毒盘踞的、密林遮蔽的山体
有人躲在帐篷后沉睡
她的迷离梦境、她的静谧之美
游移而青葱的男人
在万世过后
荣耀悬挂在另一个向度
世界、精神有时钝突
有时锋锐而飘忽
却不在人前宣读证言
只希望奇迹出现
而奇迹只与纯粹有关
灵迹,显示……
活在水里的鱼
一些草丛里的小蛇和蚱蜢
另一些更恐怖的生物
而心欢快时
就有飞鸟的翱翔,异兽的追逐
淫荡的苍蝇
在他沉醉时咿嗡乱飞
在空中就开始交配
时代转眼就到了当今!
也有人曾经尝试把握某一种存在
也有人毫不眷恋
革新和保守
各以自己的方式啜饮过去之水
回忆定格
是那么确定无疑
而羁旅中的行者
还在抚摸驼峰上的珠宝、搭袋里的美人
那远去的城垛,宫阶上的饮宴
犹如沙滩上的弃舟
仗剑侠士的茫然四顾
偶尔有村夫的农耕
会犁开文明的遗迹
翻开辉煌的碎片
那烙下的印记
纯朴的知识 高尚的粗野 仗义的风范
容易勾起人对确切的怀念
带来些许的满足
但有些事无法令人安泰
有些爱无法令人释怀
追寻明天 总失落在今日
一长串日月悄然隐去
手中抓握的明天
只能等着明天变质
明天那样近
拉着真理襟角的握紧的小手
明天来了
明天就在现时中粉碎
而昨日无法挽回
昨日只能在垂首中回味
幸福的模糊回忆?
向对面的一个人会心地努努嘴

南非霍屯督维纳斯

2002年8月8日,南非总统和成千上万名南非当地人在离开普顿城以东470英里远的偏远山谷中,参加一位名叫撒拉·巴特曼的古代女子的葬礼。这位被世人称作“南非霍屯督维纳斯”的女子,死了已有186年。在生前,她被西方殖民者骗到欧洲,一直被关在笼子里像动物一样裸体展出,并最终成了妓女,贫病而死。在她死后,她的尸体和生殖器官被制成标本,继续在法国博物馆里展览。“南非维纳斯”遗骸回归故里,得力于南非政府与法国政府长达7年的外交谈判,最终法国政府迫于外交压力,归还了藏在法国博物馆中的遗体。撒拉·巴特曼身上披着传统的南非毛皮披风,头上盖着被香草薰过的头巾,手脚上带着树叶制成的镯子,装进一个被芦荟花圈覆盖的松木棺材,被安葬在伊斯顿凯普一个多石的山谷——盖蒙图谷里。

美丽是一种暴露在外的脆弱
撒拉·巴特曼,18岁的霍屯督族黑种女孩
这长在南非洲原野上的地球之花
似乎注定了要被移栽
这样美丽的尤物
如果不是长在荒僻的山野
在她不明事理的时候
就会被送进酋长的后宫
而新的水土,看起来更肥沃的水土
使她承受着一朵花所能承受的全部命运

从英国舰船上走下的外科医生
一个文雅的白人
眉目间有一种掌控一切的威严而又亲切和善
他那手拿烟斗的动作
烟斗中喷出的白烟
和烟熏过的胡髭下的嘴唇
很快就在她的耳边灌满甜言蜜语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