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到中年》的前前后后


□ 肖尹宪


电影《人到中年》是长春电影制片厂1982年出品的影片。围绕着这部影片“出笼”的前后,发生了许许多多值得记录下来的曲折和矛盾斗争。这里赘育成文,以为中国电影史留下弥足思考的第一手材料。

创作起始

谌容的小说,《人到中年》发表之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褒贬不一。当时我刚刚从北京朝阳区工读学校深入生活完毕,在北京的,“东方饭店”里进行剧本《绿色钱包》创作的。前期准备工作。那个时候,“东方饭店”几乎等同于长影在北京的联络站,进京办事的长影人犬多都住在那里。当时恰逢北京市作协召开第四次代表大会,长影总编室的张育意绚我去会上看望作家们;她因为正在向谌容约稿,要去看她;而我则是要去看望浩然和刘厚明,于是我们结伴同行。到了会场,正赶上开小组会,我们得以分别找到自己的目标。见完了浩然和刘厚明,我在寻找张育慧的时候遇到了谌容。我问她:听说《人到中年》北影要搬上银幕?她说:北影不要了,我给了上影。我问:上海何时开拍?她说:别提了,上海厂认为小说调子太低,主题消极,不要了。并且十分失望地说,我发现电影界太黑暗了。我一听便说:把小说给长影如何?她说她很欣赏滕文骥,希望由西安厂来拍。我问她西影是否已经决定投拍?她说:滕文骥很喜欢这个小说,但是西影厂领导还没有表态。我说卜如果长影领导表态了要拍,能不能给长影?她迟疑了一下说:我还是喜欢滕文骥。这时,我忽然灵机一动大胆地说:如果你答应把拍摄权给长影,可以请滕文骥到长影去拍这部影片。她说:滕文骥说西影领导这几天就研究。我说:那好。不管哪个厂把它搬上银幕,我都很高兴。因为我认为这部小说服好,谁搬上银幕都是对中国电影的贡献。告别了谌容,张育慧惊讶地问我:你想组《人到中年》(稿)啊?你组吧,我不组,我组她的《永远是春天》。回到东方饭店,我立刻向当时正在北京开会并且也住在东方饭店的长影总编室主任韦连城请示可否向谌容组《人到中年》稿,他很坚决地说:不行。恰好长影的一位老制片潘德民从门前路过,他叫住他问:你说《人到中年》能拍电影吗?潘德民没有表态,韦连城接着说:这个小说调子那么灰,有人发表文章说它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你组它不是往枪口上撞吗,对他这个定论,我很不死心。、我不相信这部小说是反党作品,我认为恰恰是它提出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问题,小说所反映的主题和所塑造的人物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典型意义;当晚,孙羽从长春给我打来电话,催问剧本《绿色钱包》的创作进展,我忽然打斯他的问话,追问他;小说《人到中年》你看过没有?喜不喜欢?想不想拍?他说:我喜欢没有用啊,听说人家上影厂抓了。我说:错了。现在这个小说到底落到哪个广还不一定。你要是喜欢、想拍的话,放下电话你立马跑步到苏云厂长那里去,问咱们的厂领导想不想拍,明天早上八点我等你的电报!这一晚上我没有睡觉,好不容易挨到早上八点,我跑到东方饭店门口的收发室专门等着厂里来的电报。八点整,邮递员一到,电报果真也如期而至,电报全文如下:“长影同意将小说《人到中年》拍成电影,只望将结尾搞得再昂扬一些。”电报的落款是厂长苏云。我当时兴奋得跑回房间,拨通了谌容的电话,将电报的内容一字一句的念给她听,并表示要把电报原文再给她送去。她吃了一惊,说:你们厂的反映也太快了。我骄傲地说:新中国电影的摇篮嘛,党的传统作风就是雷厉风行啊;怎么样,长影的领导表态了,小说可以给长影了吗?她说她已经给滕文骥打电话催问西影的态度了,让我再等一个星期。放下这个电话不出一个小时,总编室副主任南昌给我打来了一个长途电话,说苏云催你立即返回长春。那个时候,长影的每一个人都十分自觉地发扬着革命传统,只要领导一声令下打起背包就出发。我即刻买了返厂的车票,当晚便坐硬板回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