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军事科技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的琴


□ 田 耳

  田耳,本名田永,湖南凤凰县人,1976年生。1999年开始写小说,2000年开始发表,迄今已在《人民文学》《收获》《芙蓉》《钟山》《天涯》《青年文学》等杂志发表小说二十余篇,多次被各种选刊、年选选载。
  
  ——讲个故事?黄段子讲空了吧。现在讲黄段子是有点过气,不时兴了,早两年还差不多。不过讲故事的年代也早过了,现在的小孩谁还知道小喇叭里面坐着个孙敬修?最主要的是,现在大家什么都听过,再怎么样的奇闻异事也不稀奇。
  比如说,公公偷儿媳,你们一听,啊这老掉牙了,那又叫扒灰,经典名著《红楼梦》里头就有。焦大讲出这回事还被灌了马粪。现在没事,尽情地讲,做死地讲。再早几年,说老子干他亲女儿,还会让人猛一阵稀奇——我操,人偶尔闪出来的傻念头竟然真他妈就有人干了,够引发群情激愤的。现在不行,就算你说女儿勾引老子儿子想跟亲娘来劲,别人一听也腻。嘁,还当是哪回事,说白了不就是乱伦嘛,还他妈美其名曰伊莱克缀情结、俄狄浦斯情结。以前祖训家丑不可外扬,现在倒好,全都抖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大家反而倒了口胃。
  ……还得说一个呵。系统效益不好,开会找这么个破宾馆不说,偏就碰上了停电。
  虽然我有时候写写小说,可是写出来像回事,还真不会摆故事。我这个人,以前讲黄段子别人老是不肯笑,挺自卑。
  随便说一个吧,不行你们叫停就是。
  呶,我点枝烟。
  不如我讲讲我同学刘朋给他妈报……不好。我是说,刘朋这个名字不好。老刘你不是叫刘二月嘛。你看,我这是……你农历二月生的吧,是我我就叫你刘早春。不是有个电影叫《早春二月》嘛。一样的意思,叫刘早春诗意多了。不行我把刘朋的名字改了。
  你,对,就问你。贵姓?黑黢黢的,我一下子没想起来。你朗山县的吧。姓朱?好,我那个同学叫朱朋行了。你看,不是你也不是他了。其实故事都是这么编的。
  我们那个镇……哪个镇?佴城的水溪镇啊。老刘你去过?……真是你说的那样,我老家那里山好水好人也好客。哎,谁都夸自己家乡好,也要适可而止,否则就是坐井观天了。
  我喜欢我们这里那些黏湿的小镇。往山里头走,村庄隔不远就会撞见一个,像是被你刚刚翻找出来的一样。有次我上界镇,车子一路往三四十度的斜坡上开。快登顶时我突然看见,一切在眼底下开阔起来,山冈和山谷、那些躲躲藏藏的村庄全都浮现出来。我腾地有一种水落石出的感觉,山与山之间的高度差别可以忽略了,我尽可以把眼前看作一片平草地,而村和镇,就像散落在草丛中的枞菇。当时,我脑子里有着非常强烈的想法:在这些躲躲藏藏的乡和镇里面,肯定是有着难以计数的故事呵。
  我怎么抒情起来了,仿佛我还很年轻似的。今天,我讲讲一个叫朱朋的家伙替他妈报仇的事……你按部就班会想到,他报的是哪样仇对不?要是写小说,我会在开头写某某某被一刀捅死了,再写他怎么死的。那又叫倒叙。可现在我从头一二说,免得你们说我故弄玄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飞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飞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