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午夜的门


□ 陈 离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我和我的朋友苏东站在一座桥上说话。乌黑的河水在我们的脚下缓缓地流动着。没有风。幸亏没有风,否则我们的鼻子里一定充满了肮脏的河水所发出来的臭气。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约我在这样一个地方见面。在这样炎热的夏天的夜晚,约朋友出来见面应该选择在装有空调的地方,比如茶馆咖啡馆什么的。谁会约人在这样一个地方见面啊?可是我真不忍心说他。苏东的头发非常浓密,可是差不多已经全白了。但你要知道他就连三十岁也还不到啊!
我们认识有十多年的时间了。那时候他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当然我也是)。那时候他的头发当然一点也没有白。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我们为什么能够成为朋友。我们的性格并不相同。后来所从事的职业也完全不同。苏东是一名银行职员,而我——按照我和苏东的共同的朋友张生的说法——是靠卖嘴皮子混饭吃的(也就是说,我是一名中学教师)。我们唯一的共同点是我们都喜欢书。也许最初我结交他就是冲他满屋子的书而去的。我喜欢看书,但不喜欢买(也没有钱买)。苏东喜欢买书,也喜欢看。
我不知道苏东这一次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我们已经在桥上站了将近半个小时了,也没有听他说几句话。但是我能够感觉他脸上的焦虑之色。我的这个朋友是个喜欢焦虑的人。他经常为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事焦虑。——苏东,你应该找个老婆了!早在好几年以前,张生就这样对苏东说。仿佛苏东的焦虑全是因为没有找老婆而引起的。苏东的五官长得很周正,身高一米七二,月收入在两千以 上。我想象他这样的男人,应该是许多女人心目中理想的对象。
快点找个老婆!像你这样的条件,再不赶紧找个老婆,会有人怀疑你在那方面有毛病了。有人这样对苏东说。
这个夜晚苏东真是找我来淡这一方面的事的。
“沈梅……”我等厂许久,终于等到他开口说。“沈梅”两个宁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很艰难。说话艰难是苏东一贯的风格。——不,我并不是说他说话结巴。认识苏东的人都知道他并不是一个结巴。但听他说话确实让人感觉到累。他总是说半截话,后半截常常被他吞进自己的肚子里。让人担心有一天他的肚子会被那么多没有说出的半截话撑破。
苏东又提到了沈梅。那个娇小而又丰满的女孩。那确实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子。如果不是我已经结了婚,如果不是我老婆对我管得比较紧,说不定我会去追求她呢!坦率地说,曾经有好几次我都在梦里梦见过她呢。那真是个娇小而又丰满的女子。她的腰那么细,皮肤那么白,乳房又是那么挺拔,说话的声音又是那么细声细气!
可是这家伙不是还在去年春天就向我们发誓再也不在我们面前提到沈梅了吗?
在好几年以前苏东就和我提到过沈梅。大约是三年前吧,他带沈梅来见过我。那时候沈梅还在我们这个省城的一所中专学校里上学。苏东能够和她认识,是因为他的一位大学同学的妹妹和沈梅是同学。看得出来,那时候苏东就已经爱上那个小女子了。当着我的面他也并刁;掩饰他的爱意。不知不觉间还流露出生怕让我给抢走的情形。这是我的人,你小子可千万不要动什么坏心思。那天苏东的眼光时时在这样警告我。但是她最终还是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