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峡,一个人的圣经


□ 甘茂华

我的三峡

第一次看见三峡时,是秋天,1967年的秋天。一个多事之秋。我和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文艺宣传队的伙伴们,从巴东港乘船去四川的万县(现已改名万州。其实,我们只走了半个三峡,一小段巫峡和瞿塘峡)。但在我心目中,这就是我在语文课本中读过的三峡,在唐诗宋词中读过的三峡,从大人嘴里听过无数次的神奇的三峡。从上船开始,我的心就处于由激动而带来的喜悦之中。峡江有雾,那种淡淡的晨雾,仿佛仙女挥动的神秘的纱巾。虽然两岸的景物看得不太分明,但幽深的峡谷和奔腾的长江所显示的巨大的气势和能量,还是让我的心受到震慑。我和同伴们簇拥在船头甲板上照相,照完相又一起放声朗诵: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这正是那个红卫兵时代充满革命激情和幼稚浪漫的缩影。可惜后来照片洗出来模模糊糊的,唯一能分辨出来的就是背景的山水,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的三峡的伟岸的峡壁和滚滚而来的江水。从此,三峡便留在我的心灵深处。
在万县,这个美丽的港口城市也处在兵慌马乱之中,到处是穿绿军装戴红袖章的红卫兵,喧嚣的高音喇叭和铺天盖地的大字报,闹得小城不得安宁。小规模的武斗已经开始了。给我们开大客车的卞师傅也是当地的工人造反派,他有个还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叫卞美霞,是个美丽聪明又活泼的小女孩。我们离开万县时,卞师傅说万县太乱了,托我们把卞美霞带到恩施玩一段时间。他女儿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卞师傅怎么就放心呢?况且是把她交给我们这样一群毛手毛脚的中学生?我们与卞师傅也是初相识,他怎么就这样信赖我们呢?我后来回想分析当时的情况,一是卞师傅看过我们表演的节目,他盲目地相信天下的造反派是一家;二是当时的政治形势是各个造反组织都在忙于占山头夺政权,社会上还没有谁顾及到拐卖妇女儿童,人心相对现在而言要单纯一些;三是我们宣传队的女队员对卞美霞照顾得特别好,吃喝拉撒睡,处处流露出母性的爱意。不管怎么说,卞美霞跟随我们回到恩施了。她在这家住几天,那家住几天,看我们排练节目,学我们唱歌跳舞,不知不觉玩了半个多月。她要回家了,宣传队的同伴们有的给她送几条肥皂,有的给她送几包火柴,有的给她送几条毛巾——都是当时生活上的紧缺物资,还有的给她买水果,为她联系从恩施直达万县的便车。一个小女孩竟然牵动了所有宣传队的心,这在那个烽烟四起的十年浩劫中也确实罕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我第一次走三峡的收获。我发现人性中始终存在着一种真的、善的、美的东西,即使在动乱的社会生活中,也不会泯灭,也依然像萤火虫一般在黑夜里闪亮。其实,我们并不是为了一个小女孩,而是充满童真的小女孩诱发了潜存在人身上的一种爱,这种爱在血腥风雨的日子里尤其能净化我们的良心,因此显得特别珍贵。很多年以后,我从山西回恩施探亲时,曾特意绕道去万县打听卞家的消息,遗憾的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情况。如果现在见到那个美丽的小女孩卞美霞,她也该有四十多岁了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