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传说中的爱情


□ 冯小涓

张颠迷上了月桂,张颠画起了月桂,张颠画出的月桂有一股飘逸感……张颠后又酿起了桂花酒,发了财却又酿出了一出人生悲剧,只有张颠的美人图蕴含着人世间的悲欢。
张颠生活在传说中。有关张颠的事情成了这个小城最激动人心的故事。比如,张颠只喝桂花酒。桂花成了这个城市的标志,街道上、公园里,家家户户的天井旁都种满了桂花树,几百年树龄的金桂、丹桂也不鲜见。每年八月,在淫淫的秋雨中,桂花的香气飘满了全城;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要酿桂花酒了。桂花酒的香味同传说的香味一起,给小城平添了格外的温馨。
传说张颠就是在桂花的幽香中遇见那个姑娘的。张颠觉得桂花是那姑娘的香气。那天夜里他正在青灯下铺开一张黄绢想写字或作画,张颠在搜肠刮肚中茫然地向窗外的大路凝望,这时他看见了那位姑娘。在银白的月光下,张颠看见一棵桂树旁,站着一个长辫的姑娘。桂树的叶片被月光勾出了一些透明的金边,晶莹而明亮。姑娘的脸背着张颠,但月亮同样把她的头发和辫子嵌上了一层洁白的辉光。张颠被这样的景象惊呆。张颠放下了笔。张颠打开了柴门。张颠被依呀的一声吓了一跳,同时看见那姑娘也似乎被这一声惊醒。张颠看见那女子急急忙忙地走进小巷。张颠想叫她,只伸出一只手,嘴巴停在半空。张颠这时感觉到了一缕清风,同时看见女子的长辫在风中散开,披着一层白光高高扬起,张颠感到脸上有一些柔软的长发轻轻拂过,同时闻到了一股幽香,这香气一直甜到心窝里。张颠后来告诉他的弟子,这姑娘叫月桂。
弟子们相视一笑,张颠看出了一些嘲弄的意味。张颠敛色正言,学书的第一步是什么?
弟子们表情严肃地望着张颠,张颠拿起笔,张颠问弟子:这个笔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人回答。
张颠说:这不是羊毫,这是人毫。
弟子们瞪大眼睛,面面相觑。
传说中张颠的笔就是那姑娘身上的毛发做成的。张颠的笔既细长又柔软,像是被月光浸软的头发,或是风中飘飞的头发;有时酣畅淋漓,有时飞若游丝。
张颠夜夜都在那株桂树下,希望能等到梦中的姑娘。但是,张颠夜夜都很失望,他再也没见到那个姑娘。
于是张颠就到小巷里去喝酒。他觉得酒里也有那种香味,他问守店的老爷爷,这是什么酒?
老爷爷捋着一缕银白的胡须,自豪地告诉张颠:这是我家姑娘酿的桂花酒。
张颠的心里涌起一阵奇妙的冲动,心想能酿出如此好酒的肯定是一个灵动的姑娘。

在城西的小巷里,住着渔夫田光和他的儿子水娃。一位老爷爷和他的孙女。小巷同这个城市的许多街道一样,一直没有名字,所以它既没载入正史也没流为传说。它有肮脏的石板,胡乱泼在地上的污水和牲畜的粪便。它也有折断的房梁或是某些坍塌的墙壁,它的一切似乎都是裸露的,连粪便的气味都带着一种逼人的真实。
这位渔夫很年轻时就成了鳏夫,人们叫他田光。妻子死去后,给他留下了一个儿子水娃。他每天把水娃捎在船上去打鱼,再把鱼拿到市场上卖掉。有一天,天降暴雨,田光看见河心一根横木上躺着一个人,他把船慢慢摇过去。巨大的浪头使小船东摇西晃,田光让儿子紧紧地抓住舵把,他拼命地划着桨,小心翼翼地绕过旋涡。田光拿出一根粗绳,试图把横木套住。他站在船头大声叫喊:喂,喂!......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