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原上的青春


□ 李大同 邢小群

  上山下乡
  
  李:开始上山下乡了,我们比较倒霉,一批一批都没有我们。先是东北兵团,然后是去山西插队,接下来是去陕西。我们这些人大概是读俄罗斯文学作品读多了,本能地厌恶农活。以前的下乡劳动没有留下任何美好的记忆:拔麦子手上鲜血淋淋,腰酸背痛,我个子又大,一天下来腰都直不起来。我心说这辈子可不能干农活。
  
  邢:你说的“我们”,是指大院的孩子,还是你的同学?
  李:我们大院的孩子。我们说,我们得自己走,不能跟着学校走。去哪儿最好?哪儿最自由?你猜一开始我们最先选择了哪儿?鄂伦春自治旗!那儿是什么地方?游猎生活!整天骑马打猎多带劲啊!而且同苏联最近,一旦打起仗来,就是前线。那时干部子弟虽然家庭大都垮了却不服气,有一种抱负,也是给自己找心理平衡:是英雄,是好汉,咱们战场上见!练了一身功夫,在毛泽东时代“要解放全人类”的宣传教育下,总渴望打仗,像父辈一样建功立业。当时不少干部子弟去越南,甚至参加缅共,战死了不少。
  我们给鄂伦春旗革命委员会写了一封信,说我们想到你们那里插队。人家很热情,很快回了信,说:“我们这里没有安置知青的任务,因为这里有克山病。到现在病因不明。”这下把我们给吓住了。赶快查医书,看克山病是什么病,一看是关于侵害到心脏的什么病,病因不明。好嘛!这地方可不能去!去哪儿呢?想不出去哪儿。当时有一伙人和我们一样坐不住了,家里全“黑”,也不想去农村,他们五个人,都是四中的。他们决定去内蒙草原。我们去为他们送行。这五个人去了草原后,每人每天写一篇日记。不久,这本日记就传回了北京。这是用一种奇特的方式与我们沟通。写得特别有意思,一种全新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他们写了去草原一路上的艰辛,哎呀,对我们是非常大的刺激!心说这才是生活啊!像冯江华,他是冯仲云(原水电部党组书记)的孩子,他父亲在“文革”中死得早;李三友,他得过小儿麻痹症,走路不便,我们管他叫戈培尔;路书奇是大院孩子中最成熟的一个,天生就是一个搞政治的,好像当时是四中革委会副主任。我们看了这本日记非常非常激动,马上决定走这条路!
  
  邢:他们走了多长时间,你们看到了那本日记?
  李:大概不超过20天。他们大概一个星期就被顺利地收下了(现在三友还在到处寻找这本日记)。我们决定也去草原。
  我从决定到出发,只有两天时间。院里还有一个同伴叫朱力平的,也要去,他还有同学也要去。我们七联系,八联系,最后联系了十个人,决定一块走。清一色“黑帮”子弟,我们当中的曹东放,父亲是个将军,原红四方面军的。还有两个女同学,一个是原教育部老副部长董纯才的女儿董谦谦;关令芷,是陈铭德、邓季惺的外孙女儿,吴敬琏是她舅舅。我对父母说,我要去草原!我母亲一听就急了:你能吃羊肉吗?她觉得羊肉对我是最大的威胁。我说,蒙古人能吃,我们也能吃。我父亲当时没有说话,先说:你们想当盲流?(我那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盲流”。)又说:我得考虑考虑,那地方,几十里地没有人烟,抗日战争我就在那里。他考虑的结果是:必须得学校同意,全国一盘棋,你们不能胡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