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拉美不炒作“少年作家” 等


拉美不炒作“少年作家” 等

拉美不炒作“少年作家”

在拉美许多国家,上至总统,下至平民百姓,都喜欢过把写作瘾,但这种群众性的文学创作活动是正常有序的,甚至由地方政府出面组织的青少年文学比赛活动或诗歌节也都是年年按部就班进行的。至于谁获了奖,当然也会报道一番,赞美之词也是有的,但不会被一窝蜂地热炒。
曾担任国际笔会主席的秘鲁裔西班牙作家巴尔加斯·略萨,2003年5月,已经67岁了,才出版了长篇小说新作《天堂在另外的街角》。从20世纪60年代的《城市与狗》到这部最新作品,读者可以发现:尽管每部作品的故事情节不同、艺术形式各异,但是不满社会现状、不满传统思想的束缚、不满帝国主义的侵略……同时渴望民主自由、精神独立、国富民强的情绪构成了他文学创作的原动力。略萨不满的第一个对象是他的父亲,这位严厉的爸爸认为“文学不能当饭吃”,他不喜欢儿子阅读文学书籍。略萨不满的第二个对象是学校,因为学校不仅整天进行刻板的“应试教育”,而且大搞军国主义教育,尤其是老师们伪善和欺骗的嘴脸让他感到厌恶。第三个不满对象是社会,从小学到中学,略萨发现书本上说的那一套与他在家中听见父母的争吵、街头巷尾的议论、市场的欺诈行为等丑恶现象大相径庭。敏感的略萨于是动手写自己的生活:《首领们》写中学生罢课;《星期天》写少男少女的交往;《崽儿们》写男孩搞“小圈子”打架……总之都是一个少年情绪的流露或者宣泄。略萨那时才17岁,其中有部作品还获得了《法兰西杂志》文学奖,他因此免费去巴黎旅行15天,套用中国当下时髦的话,也可以称作是“少年作家”了。但新闻媒体和出版界都没有对他进行“热炒”。略萨更没有把文学当作进入“名利场”的敲门砖。

在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文学道路上,也有类似“少年作家”的经历,但是也没有出版社去“炒作”他。1947年9月13日,年仅19岁的马尔克斯在《观察家报》文化副刊上第一次发表了短篇小说《第三次无奈》;同年10月25日,又在同一副刊上发表了又一短篇小说《夏娃钻进猫肚里》,反响很好。哥伦比亚的文学评论家撒拉美亚·博尔达说:“一位优秀的作家诞生了。”但这位优秀作家真正优秀的作品《百年孤独》要等到20年之后的1967年方才问世。其实早在1947年之前,也就是他的中学时代,他就已经写了许多诗歌和小说了。1990年他来北京访问时,对于中国出版社将他早期的作品列入《加西亚·马尔克斯中短篇小说集》中的意见是:“那是我的文学习作,有许多模仿的痕迹,不能反映我的创作特点。哪个作家没有这样一个做学徒的经历呢?”
1906年,博尔赫斯7岁时,就用英语写了一篇关于古希腊神话的短文,又用西班牙语写出文学故事《致命的护眼罩》,是根据《堂·吉诃德》的一个片段发挥而成的。8岁时,写下他的第一个剧本《贝尔纳多·德尔·卡尔比奥》,这是他模仿古希腊的悲剧写成的。从7岁到19岁,博尔赫斯写下大量诗歌、戏剧、散文、小说,但是还没有发现哪个拉丁美洲文学史家或者文学评论家给他戴上“少年作家”或者“神童作家”的桂冠。真正使得博尔赫斯名声大振的事件是在20年以后:1941年,他的短篇小说集《小径分岔的花园》出版,该书申请参加阿根廷全国文学奖评奖活动,5位评委中有4位委员否定了这部作品。《南方》杂志闻讯立刻发表文章,题目是《向博尔赫斯赔礼道歉》,指责评委会“不识真货”。但是,一系列荣誉称号和奖励陆续落到博尔赫斯头上的时间是在20世纪50年代以后。
摘编自《环球时报》赵德明《拉美不炒作“少年作家”》

大学校训选

养青松正气,法竹梅风骨。
(北京林业大学)
海纳百川,取则行远。
(中国海洋大学)
文舞相融,德艺双馨。
(北京舞蹈学院)
明德尚行,学贯中西。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四川大学)
明德至诚,博学远志。(福州大学)
公诚勤朴。(西北大学)
诚朴雄伟,励学敦行。(南京大学)
诚真勤仁。(金陵大学)
公诚勇毅。(西北工业大学)
诚信博学,知行统一。
(安徽财经大学)
诚以待人,毅以处事。
(厦门集美大学)
气有浩然,学无止境。(山东大学)
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
(台湾东吴大学)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清华大学)
会泽百家,至公天下。(云南大学)
止于至善。(东南大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