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雪落魂岭


□ 菊韵香

  夜色降临的时候,寒风越刮越猛,天空又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鹅毛大雪。硕大的雪片在寒风的舞弄下,不停地撞向车窗玻璃。“真倒霉,怎么让我赶上了这该死的鬼天气!”司机老刘愤愤地咒骂着,双手紧握方向盘,丝毫不敢大意。要知道,这辆中巴上满满登登地载着三十多位回家过年的乘客。更要命的是,此刻,车正行驶在崎岖不平的盘山道上。一侧是陡峭山壁,一侧是百丈险谷,别说风雪交加,就是大好的天走这条山道,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稍有疏忽,阎罗殿里便会添丁进口!
  “你想干什么?性骚扰啊?”蓦地,车厢里传来女人尖细的吵嚷声。老刘快速扫了一眼,禁不住乐了。喊叫的女人看上去有三十岁,穿着珠光宝气的貂皮,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妖冶而风骚。而“骚扰”她的人,是那个身材干瘦、衣着邋遢的瘸腿乞丐。方才车子一颠,蹲在过道上的乞丐身体一歪,靠在了女人的腿上。
  乞丐忙站起身,一连声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有点困——”“你困?困就往我身上躺啊?”女人得理不饶人,不等乞丐说完便气鼓鼓地接茬质问。乘客一听,哄地笑了。坐在后排的一个男子趁机逗乐,“孩子困,当然找他娘呗。”女人回头,狠狠地剜着说话的男子,猩红的嘴唇一撇:“讨厌——”可“厌”字还没吐出口,中巴猛然间来了个急刹车,满车的乘客一阵摇晃,要不是有座位搪着,非挤倒一片不可。惯性作用下,失去重心的乞丐这次结结实实地扑进了女人的怀里。
  “师傅,你会不会开车?”“本来走的就像蜗牛爬,怎么又停了?照这个走法,还不得走到初三去啊?”乘客们闹哄哄地嚷。老刘回过头,绷着脸说:“前面是落魂岭!”落魂岭?但凡走过这条路的人都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落魂岭无疑是一道鬼门关,不仅山路高低不平,而且接连有两个急转弯。眼下风雪这么大,能见度不过十米,如果在拐弯处对面有车驶来……
  “倒霉,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坐这辆破车就够倒霉的了,偏偏又挨着个叫化子!走开!别碰我!”穿貂皮的女人气急败坏,猛地推开乞丐,乞丐站立不稳,跌跌撞撞地坐在了对面那个中年乘客的身边。中年乘客厌恶地搡开乞丐,“满身臭味,滚远点!”
  受了一通责骂,乞丐惶惶地躲到了车门口。老刘哪有心思搭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紧皱眉头瞅着漫天大雪,翻来覆去地想该不该赌一把。不光乘客们着急,他也急,家里老婆孩子正眼巴巴地等着他回去吃年夜饭呢。可老刘跑了八年长途,自然明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道理。万一出事,肯定是大事!所以他的脚踏在油门上,迟迟拿不定主意。有个乘客沉不住气了,扯着嗓子喊:“师傅,马上就初一了,哪里还有车?走吧。”“对对,慢点开,走过这几里地就安全了。”也是,年三十半夜能有几个人出车?只要小心点,即便有车也能错过去。想到这儿,老刘踩下油门,缓缓地向第一个弯道爬去。谁想中巴刚重新上路,车厢里又炸了营!
  那个中年乘客霍地蹿起,将上衣兜掏个底朝天,大叫:“车里有小偷,我的钱丢了!”有小偷?乘客们闻言一怔,随即赶紧查看自己的钱包。“我记得清清楚楚,上车买票破开一百块钱,剩下的就放在上衣兜里,其中有张五十的。对,他碰过我,一定是他偷的。”中年乘客气势汹汹地冲着乞丐奔来。乞丐慌了神,支支吾吾地辩解:“我……我没有。你别冤枉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