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计划


□ 韩永明

  一
  
  丛林市发生了一起枪案,嫌犯枪杀了卫兵抢了枪。警方为了早日侦破这起枪案,悬赏30万征集破案线索。
  丛林市的空气里于是有了一丝恐怖气息。最担心的是出租车司机,他们害怕正开着车,太阳窝儿上抵了枪杆儿。许多司机因此晚班不敢往郊外跑了,有的甚至连机场也不去,就把车泊在娱乐场外头和夜宵摊子旁边守运气。车太多,有的索性约了人在夜宵摊上捡一张桌子坐,喝喝茶,或者来点啤酒,边喝边谈山海经
  今天警察往每人车里塞了一张悬赏通告,大伙儿的议论就比前两天更加热烈。有的说要往偏僻的地方跑跑,等这个家伙撞上来,好弄这30万。有的说要去找这个家伙,找上了抵得挑两辈子土。
  突然,有人说了一句:“哪个真想这笔钱,有一好办法,去冒充。”
  桌上一下子噤了声。片刻,有人哧地笑出来。“这是什么主意,哪个不要命呢?命没有了,钱再多,与你有关吗?”有人附和,“是啊,这不是找死吗,天大的案子,冒充成了,你还有命活?”有人反驳,“可以给老婆孩子留点家当啊。”“你老婆有了30万,我保证你头天死,她第二天带着孩子改嫁。”“你不是说挑土感觉不好,像一只鸬鹚吗?不是渴望有一辆自己的车,怕儿子长大了喊你骆驼祥子吗?有了这些钱,不就可以买一辆自己的车,不当鸬鹚和骆驼祥子吗?”“关键是值,一条命30万,矿难才赔20万……”
  靳师傅今天也在这里喝茶,因为舍不得钱吃什么,就没坐到桌子上去,而坐在他们旁边的台阶上。本来他是不来的,可是好友康壳儿硬拽他,掏一块钱让人在大茶杯里续了点热水。
  租别人的出租车开,丛林市叫作“挑土”。靳师傅和康壳儿都是挑土的,生意不好的时候,一交租子剩下的钱只够糊个嘴。靳师傅老婆典春下岗,还有病,孩子又在读初中,因此平素就很俭省,这一阵,因为出了枪案,生意差,靳师傅越发地节省了。
  康壳儿也坐在台阶上,就在靳师傅身边。但他们没有加入那边的讨论中去,只作壁上观,看人家唇枪舌战。这当儿,康壳儿拿胳膊撞一下靳师傅,头往那边一扬,“靳哥,听到了吗?”靳师傅喝了一口茶,“听到什么?”康壳儿说,“冒充啊!”靳师傅说,“你说什么?”
  靳师傅刚才并没听那边热火朝天的议论。自从警方在电视上播出悬赏公告后,他心里就活动开了,还大胆子驾着车跑了好多趟案发现场,希望找到一点线索,可跑了几天几夜都白搭了,什么也没遇上,只白费了大几十块油钱。因此也就作罢了。现在他正想着是不是该继续找下去,往更远的郊外跑一跑。
  “冒充啊!”康壳儿说,“你去冒充那个家伙,成功了,就不用再‘挑土’了。”靳师傅这才弄懂,“我拿命换钱,你去买车?”康壳儿说,“谁叫我们是兄弟呢!当然,事成了,兄弟我也不会忘记靳哥你。我会记着每年过年、清明节给你上坟,把我自己的车开着,把你的弟媳捎上,让你看一眼,我们一起给你磕头,还给你买一辆纸车,烧了。你没有玩过小姐,我们给你烧一个漂亮的小姐,没有好房子,我们给你烧个别墅,让你在那边有自己的车,有情妇有别墅。这样我们兄弟俩都齐了。”靳师傅说,“这主意可真是个好主意。警方现在正追查嫌犯,焦头烂额,要是有人去冒充,警方会求之不得。”康壳儿一拍大腿,“就是啊!他们那些家伙,躲在暗处撕我们几张罚单还行,抓杀人放火的就抓瞎。”靳师傅站了起来,“可就是有一个问题。”康壳儿说“什么问题?”靳师傅说,“我还不想死。”
  康壳儿嘿嘿笑起来。
  
  二
  
  早晨,靳师傅交了班回家,拿钥匙捅了半天的门,也没把门打开。典春给他开了门。靳师傅把钥匙从锁孔里抽出来时,下意识地看了一下那挂钥匙,知道自己是把钥匙弄错了。
  他还在想着去找那个嫌犯的事。他想是不是应该买一把刀或者其他什么防身武器带在车上。靳师傅之所以要冒险去找那个嫌犯,是因为他从挑土的第一天起,就想要买一辆自己的车。可是这车越开,离他的目标越远。
分享:
 
更多关于“幸福计划”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