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最喜爱的老师



  这里的老师个个身怀独门绝技,这里的学生个个身经百战。没错,这就是鹤中的初二1班,历练精英的集中营,数学老师是这个班中的精英之一。数学老师虽不能称为奇人,但本班学生认为其有可敬、可惧、可爱之处。不然岂能担任本班数学老师之职两年之久?
  数学老师简称数老。数老操着一口流利的沙地方言,初来上课时遭到众同学的奋力抵触,曰:“吾不通其语。”然而镇定的数学老师竟对同学的奋力抵触听而不闻,闻而不应。久之,众同学也慢慢习惯了这日渐悦耳的沙地口音,甚至争相模仿。
  数学老师虽然不是我们的班主任,但对于他钟爱的教学事业尤为认真,由一条普普通通数学题总能引申出许多知识重点。他讲课时虽然认真,但对课堂纪律视而不见,听课的同学们“更上一层楼”,不听的同学则是“飞流直下三千尺”。有时,数老也会意外的发火。哪怕火再大,他还是对我们充满了信心,因为数老总说我们是特别聪明的孩子。像数老这种只注重学习成绩而不关心纪律的师长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的“仁政”总能引发众同学对数学的浓厚兴趣。数老在讲数学题目时爱夹杂着一点儿幽默。虽然不太好笑,不过能摆脱上课的乏味,使课堂气氛活跃。数老幽默、独特的教学方式以及认真耐心的工作态度,确让人可敬。
  数学老师讲课时爱一只手拿粉笔,而另一只手安然地置于口袋中,目光徘徊于教室里的每一个角落。当他那锐利的眼睛洞察到任何一个“地下党员”时,便抛过去一个可以毁灭一切、足以杀死几头大象的白眼,使人不得不舍弃自己深爱的“地下事业”而献身于麻烦的数学工程中去。数老讲课,每说完一句话后总会加个设问式口头禅“斯哇!(是吧)”一堂课下来,说了不少于50个“是吧”。而本人出于好心,见总无人回答他,顿觉可怜,便每每待他话音落地就响亮的回答一声:“是呀!”数老发现有人附合他,不仅不稍降慈色,反而射来一个个威力无比的白眼。只可惜前坐的是一个高个子,数老的白眼奇功对我起不到任何功效。这时,通常忍无可忍的数老会不忘其职,手捧数学书,一句一个“是吧”地走下讲台,逼近手无寸铁的我。我只见他皱着那不算太浓的眉,眨巴着那很好看的双眼皮大眼,那沾满粉笔灰的大手以极限速度,像爱国者导弹一般不轻不重、严严实实地拍在我那昏沉沉的胸袋上:“君子动口不动手。”数老居然来这招。随即,数老谓吾曰:“切记‘嘴尖皮厚腹中空’的圣言。”使我感悟良深。
  何谓数老的可爱之处?曰:其笑焉。数老的笑是我见过的最富魅力的笑,不虚、不伪、不假、不僵,是那么自然、随合、饱含韵味。是数老的笑让我感受到他的亲切,和善。但由于我们常惹数老不高兴,所以也就不常见他的笑。真想对数学老师说:“老师,您多笑笑吧。露出你洁白的牙齿,我们才知道您天天用的是高露洁啊!”
  数老,其人虽无奇特之处,但确有独特之处。谨以此诗献给我最喜爱的数学老师:
  少曾闲愁奈悲秋,清风淡云月满楼。舟摇波动声切切,老翁醉梦桃李酒。(鹤城中学八1班)
  ——指导老师:杨文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