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暖雪(短篇)


□ 郭彩霞

  刚进十月,老天就捂了一场大雪。

  街道两边的树,昨天还是绿影婆娑,今天就驼着背,顶着厚厚的积雪和雪水结成的胳膊粗的冰条,硬撑。实在撑不住的,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咔吧咔吧”几声闷响,折断了腰身。

  看来今年要从秋天的入口直接进入冬天的深处了。

  在哈气成霜的屋子里,我咬着牙,穿上冻得冰一样的毛衣毛裤,又从衣柜里翻出去年冬天的羽绒服,套上。我就这么跟只大笨熊一样在屋子里来回蹿着,找围巾,找手套,找棉靴。冬天来得太突然,而一切御寒的东西还不知道躲在哪里。特别是我的锅炉,要找个人来烧。

  但就这样在家等着,怕是等不到锅炉工,我就冻成木乃伊了。还是出门看看雪景,顺带走动走动,暖和一下身子吧。

  “今天有人来烧锅炉了,你家烧不?”邻居老王沙哑着喉咙,站在门外的雪地里。

  “我老妈两天都没下床了。电热毯一直插着,烤得她大便干燥。我上药铺去买开塞露!”没等我回答,老王接着说。

  “哪儿的?能烧热吗?”去年那个锅炉工烧的暖气管的温度还没我手的温度高,冻得我感冒咳嗽了一冬天。

  “听他说是蟒山的,去年在凤溪小区烧过,我连襟说效果不错,他们那片今年都还让他烧。”老王说着搓了搓冻红的耳朵,两只脚也在地上一下一下地跺。

  老王说的凤溪小区在县城北边,跟我们居住的晨曦小区一样,是一大片老式的庭院住宅,由于住户分散,地势复杂,一直没有实现集中供暖。不同的是,晨曦小区却在县城的南边,从北到南,距离少说也有十来里。

  “那么远,跑得过来吗?”我倒不是怕锅炉工跑这么远累得慌,我是怕他跑这么远耽误工夫烧不热我的锅炉。

  “那,再看看?”老王也犹豫了。

  “他人呢?”我还是希望尽早有个锅炉工.站在我的面前。

  “去别的地方问活了。他托我问问周围的邻居,多联络几家好一起烧。”老王人不错,热心肠。

  老王喷吐着一团团的白色哈气,去药店了。我在雪地里冻得浑身发抖,脚趾头脚后跟麻木得疼。

  雪景让别人去欣赏吧,我被严寒逼回屋里。

  空调寂寞在角落里。我的鼻子对空调过敏,一年四季,那空调基本是摆设。但今天,在受冻和过敏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后者。打开空调,把温度调到20摄氏度。不幸的是,空调呼呼了一个多小时,房间里的温度却是越来越低。打电话问卖空调的怎么回事,他说在北方,在眼下这么严酷的寒冬里,空调很难发挥制热作用,因为外面零下十几二十度,实在是太冷太冷了,冷到空调也毫无办法。

  还没听完电话,我就“阿嚏阿嚏”连着打了四五个大喷嚏,鼻子里痒痒得眼泪都飞出来了。 过敏!严重过敏! 关掉空调,打开门窗,屋里的冷再次把我逼出了家门。

  我来到小区街道上的时候,各家各户都在房顶上往下撂雪。一团一团的被铁锹木锹铲得遍体鳞伤的积雪,从半空中抱着团飞下来,摔在铺着白雪的街道上。雪与雪的拥抱,让街道迅速堆积起高高低低的小雪包,白花花,软绵绵,踩上去,陷下来,身后就有两行脚印,歪着,扭着,一直向着小区的出口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