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褂、旗袍和三寸金莲


□ 王仲元

这是一张71年前(1935年)初冬摄于徐州的三人照。中坐者为我的曾祖母王彭氏。她虽目不识丁,然而,自从嫁到清清贫贫的王家后,用她那一双三寸金莲——封建礼教残酷地制约了双足,却难于禁钢睿智的头脑——决心踏出两步目标:其一,让儿子们以种地为本,彻底摆脱贫困,确保温饱;其二,让孙辈们苦读五经四书,实现升官发财的梦想!
大褂、旗袍和三寸金莲图片1
就在1935年初冬,她端坐藤椅内拍照的那一刻,时年八十有一。平生第一次拍照的她,从她那深邃自信的目光和坚毅上挑的嘴角,透露出欣慰和豪气。就在那时,她的两步夙愿在风风雨雨中如愿以偿——拥有土地千余亩,占据四进四合院且有串楼;她的三个儿子(我的祖父们)依然勤勤恳恳地侍弄着土地;她的六个孙子(我的父辈们)全都识文断字。除两个继续务农,以准备一里一外接管上辈的家政外,其余四人中,一人做官,一人教私塾,两人经商。
照片中仅有的一位穿大褂(如果是双重布做成,该叫夹袍了)的男性,那是曾祖母的第二个孙子,我的父亲王钧白先生。他时年33岁,正在国民党萧县县政府监察长秘书的任上。从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以及沉稳神态上看,他大有青云直上之征兆。
另一位穿旗袍(假如是用双重布料做就,应称夹旗袍了)的女性,是我父亲的第二位夫人,我的婶母刘颖昭女士(那时,有点儿地位的男性,可以讨两三个老婆)。我的生母王徐氏在乡下老家操持家务,父亲和婶母在县城任职。当时婶母任县妇女会主任,她有一双毫未受过约束的脚板,显然是属于新女性那一类了。
然而,正当曾祖母的理想得以实现,家境如日中天之际,日本鬼子大举入侵,打破了曾祖母及父辈们继续发展的美梦。1938年夏,萧县县城沦陷,父亲和婶母远走桂林。不久,共产党和国民党联合抗日,父亲在桂林盐务局任职。
光阴荏苒,历经八年抗日战争和三年解放战争,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我的曾祖母及祖父们早已先后谢世。我的父亲和婶母不知去向,生死未卜(大都传说去了台湾,后来才知寄居香港)。我的五位叔伯除全被划为地主分子外,嗣后,一人被定为极右,一人被劳改。
这张71年前的老照片,是“文革”期间拜托一位远房的亲戚收存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曾向那位亲戚提起收存照片的事,她向我表示歉意:“这么些年了,不知当时放哪儿了!”时过境迁,我还责怪她什么呢?
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几天前,这位亲戚突然来看我,并且神采飞扬地晃动手中的物件,让我猜猜她手中拿的什么。我丈二和尚,一时被她弄懵了!当她在我眼前展示时,我不禁“啊呀”惊叫了一声!那是一张褪了色的三人照,据亲戚说,在她的孩子翻一摞旧书时,不经意间从书页中跌落出来的!
物归原主,重见天日,这毕竟是件让人兴奋而又欣喜的事!不过,照片上的人物除了曾祖母早于1938年秋仙逝外,父亲于1977年2月2日在香港乘鹤归西,而婶母也于1990年春在美国旧金山魂赴瑶池。唯独令我欣慰的是,在照片之外,在万里迢迢的旧金山,我姐姐王伊兰和弟弟王伊桂尚健在。
如今,老照片仍在,而大褂、旗袍和三寸金莲早已化为泥土。曾祖母的两步目标最终难于维系。世事沧桑,社会变更,是中国共产党造就了社会进步和科学发达,才走到了灿烂的今天,并会创造更加辉煌的明天!
面对这张71年前的黑白老照片,我的西装革履和花枝招展的儿女们,常常是一无所知地忍俊不禁,而我只能唏嘘不已了。大褂、旗袍和三寸金莲常常会在我的眼前晃动、晃动,老照片已实实在在地永远印入我的心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